伊波拉突變要驚嗎?

伊波拉病毒依附在猴子腎臟細胞
NIAID / flickr

伊波拉病毒依附在猴子腎臟細胞
NIAID / flickr

上週,英國傳媒 BBC 以《Ebola outbreak: Virus mutating, scientists warn》為題,報道伊波拉正在突變,有些病人甚至毫無病徵,擔心最終演變成空氣傳播,殺人更多。

西非伊波拉疫情確實嚴峻,至今死了超過 8,900 人,但仍未研發到特效藥與疫苗,更有報告[1] 指伊波拉在塞拉里昂爆發的頭 24 天有顯著突變。我們是否要盲搶特敏福、工業級口罩頂住?

小肥波同你講,突變根本就如你肚餓要食飯一樣,是所有生物必經階段,正常不過。

突變是什麼

不同的生物都有自己一套的遺傳基因(即去氧核糖核酸 [DNA]核糖核酸 [RNA] ),突變 (Mutation)就是這些遺傳基因發生改變。

通常出現突變的原因是,細胞分裂時遺傳基因複製發生錯誤,又或受化學物質或其他病毒影響,造成單個核鹼基 (nucleobase) 的點突變或多個鹼基缺失、重複和插入。而伊波拉以及流感均容易在傳播中出現點突變。

突變對生物有好也有壞:絕大部份的突變會導致細胞運作不正常,生物最終死亡;但突變也可以是演化的「推動力」,令生物增加基因多樣性,提高其生存的有利條件,不易被天擇過程下淘汰。

舉個例子:金黃葡萄球菌經突變後,對一般抗生素有抗藥性,病人使用抗生素時,這些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生存力比普通金黃葡萄球菌強,能繼續將自己的基因傳承下去。病茵正因這種突變下變得更難醫治。講到尾,突變只是病毒想繼續生存的手段。

伊波拉等的病毒,其基因組 (genome) 由 RNA 組成,突變率與演化速度會比複雜生物高,一旦出現突變就對人類造成很大威脅,因為在不同地區也有機會向不同方向演化,亦可以如禽流感一樣有洗牌效應,每年都有新型流感肆虐⋯⋯即使如此,史上從無一種病毒或病菌在突變後會改變其傳播模式,所以無論伊波拉怎變,人類也只可從病人的體液、屍體以及野外動物宿主處感染,只要注意衛生即可避免。

最令人害怕的是,伊波拉有機會變得不那樣致命,但更具傳染力而且毫無徵狀,屆時令各地脆弱的醫療系統百上加斤。不過,英國學者 Connor Bamford 就認為西非愈來愈多無病徵的伊波拉病人是因為我們的檢測水平不斷上升,在病人病發之前經已確診患病,給予適當治療,亦有可能我們之前對伊波拉無足夠認識,無病徵比我們想像中更普遍。

近來西非三國的疫情開始舒緩,証明我們所做的防疫隔離措施經已成功;疫苗的開發也進入最後階段,未來只要確實找到伊波拉的真正野生宿主以及讓所有人接種疫苗,我們就能避免再有爆發。可是,這邊廂我們又該要擔心流感了。

後記:

其實,有個手機戰略遊戲叫 Plague Inc. ,玩家要將病毒傳播全球,並將世上所有人殺掉,但是,人類科學家會研發解藥,因此玩家要在限時內將全世界人殺掉,否則就 Game Over 。要成功,玩家必須考慮病毒毒性以及會出現的徵狀等等,以免解藥快速被研發,情況就好像我在正文所說的一樣。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更曾公開讚揚遊戲能提高公眾對流行病學、疾病傳播和流行疾病信息的意識。

註:
[1] Gire, S.K., Goba, A., Andersen, K.G. & et al. (2014). Genomic surveillance elucidates Ebola virus origin and transmission during the 2014 outbreak. Science 12 September 2014: Vol. 345 no. 6202 pp. 1369-1372. DOI: 10.1126/science.1259657

原刊於立場新聞

伊波拉真相 邊有咁得人驚?

伊波拉三月爆發至今,已有 10141 感染病毒,造成 4922 人死亡。香港人遠在亞洲,當然覺得未「殺埋身」。

最近瘋傳大陸早已有多宗伊波拉病例,但被當局竭力壓止消息發放,情況就如 03 年沙士一樣,而香港人終於在此時真正關心問題。

當然,中港「交流」頻繁,假如有漏網之魚,香港一定出事。至今香港未有首宗病例,小肥波相信純粹謠傳,大可安心。

假如讀者們仍然擔心,不妨看看美媒 CNN 製作的短片。當中說明,病毒可由接觸傷口、五官、生殖器進入身體,又或者經由接觸受感染的動物體液或其生肉而遭受感染。

伊波拉潛伏期平均為 8 至 10 天,早期病徵類似感冒:發燒、頭痛、喉嚨痛、肌肉疼痛等常;後期則會上吐下瀉,皮膚出現紫色斑點。

即使病好,病毒仍可殘留患者精液中達3個月,但將至少擁有10年免疫力。

再看香港衞生防護中心的短片,我得著甚少,而且浪費納稅人的錢。明明 Ebola 一字的併音是 /ɪˈbəʊ.lə/ ,何來「埃」呢,這是什麼病毒正名呢?真的「無眼睇」。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不受控,就如「地溝油」事件般愈爆愈嚴重,利比里亞受感染人數更是幾何級數暴漲。截至 12.9 的通報數字,己有 4366 人染病,死亡人數高達 2218 人;世衛又估計,在疫情受控前將會有超過二萬人受感染伊波拉。

Credit: WHO

利比里亞感染人數不斷上升。 Credit: WHO

現時疫情最嚴重的利比里亞與塞拉里昂,因醫療設備簡陋、防疫意識不足,懷疑個案也特多,顯示當地對病毒並不了解。即使中美兩國分別宣布提供資金、軍事以及醫療援助應急[1] [2]。然而,遠水不能救近火。最急切的其實是研發特效的伊波拉治療方法,減低發病率與死亡數字,阻止病毒續繼蔓延。

Credit: CDC

Credit: CDC

各國已陸續進行疫苗與血清試驗。不過,大多數人心中的疑惑是:對人類有效嗎?安全嗎?

疫苗試驗

ESK 藥廠與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正在測試的疫苗,由黑猩猩腺病毒 (Adenovirus) 研發而成,因腺病毒的部份基因與伊波拉相同,能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其表面蛋白,加快產生對付類似病毒抗體,原理跟種牛痘醫天花相似。

腺病毒疫苗此前廣泛應用在治療瘧疾、丙型肝炎的臨床測試。而在伊波拉的臨床測試雖則只試過 25 次,效果不俗。

試驗將會在 60 位健康成年自願者身上進行。在未來 6 個月作出 9 次檢查,以確定其成效。但健康人士與患病者注射疫苗的效用差別多大,我們仍無法得知。

血清試驗

至於美國醫生薩克拉接受另一位伊波拉康復者輸血的案例,則屬於血清試驗。原理是康復期血清 (convalescent plasma) 有大量抗體,對付病毒。

這一方法早在 95 年剛果伊波拉爆發時曾使用。當年,有報告指使用血清治療,治癒率高達八成七。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只有 8 位病人接受療法,其中一名病人治療失敗逝世。 Sampling Number 太少,不能以此作準。

再者,此方法確有潛在危險。一是血清有機會有其他病菌;二是非洲的衛生惡劣,並非我們能想像得到,輸血隨時變輸命。

有危必有機,世上從來就沒有百份百安全、 risk-free 的治療方法,每個理論,都由看似不可能的想法而來。正所謂士急馬行田,在非常時期,以非常手段穩定疫情,避免伊波拉擴散至其他國家,變成全球危機。當然,到時香港人先會識驚。

延伸閱讀: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家長反疫苗,請對得住下一代

[1] U.S. to Commit Up to 3,000 Troops to Fight Ebola in Africa – New York Times
[2] WHO welcomes Chinese contribution of mobile laboratory and health experts for Ebola response in west Africa – W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