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夜再累,我不敢睡

103416798這夜再累,我不敢睡。

我不再因有香港警察的存在,

而安穩入睡。

我覺得這班「紀律部隊」很可怕。

明明被打的,被控罪拘留;

幫手捉犯的,被噴胡椒噴霧。

疑犯呢?三個字:消遙法外。

就算「做樣」捉人,竟然街頭捉完街尾放。

醜事傳千里,外國傳媒也指旺角騷亂顯然是有黑社會參與。

警民合作,似乎是警方與黑社會合作吧!

曾偉雄署長,你敢說沒有選擇性執法?你還敢說警方是正義嗎?

正義不是你說就是,這樣的正義我與廣大市民也不要。

689 、林鄭,為何不好好跟學生對話,了解所謂「少數人」的意願,硬要用這些骯髒手段,去破壞政府/警方僅有的權威?

無句真、無承擔、無口齒的政權,我不服,也不想要。

反佔中、支持警方的人士,你們還有什麼詭辯,去解釋今日發生的事情?

請你們告訴我!

值得驕傲的香港人

photo 2

佔領運動進入第五日,香港政府仍無意與市民對話,運動可能會是長期抗爭。但縱觀連日各佔領據點情況,香港人是理性與和平的。外國多個媒體均形容佔領運動充滿香港特色,甚至是全球最斯文的抗爭

我們見到靜座示威區內,學生笑住做功課、義工不時派水派糧,而且將垃圾分類……外國人不明白這一切對香港人想要真普選的訴求有何幫助。

其實,和平佔中的《抗命手冊》早有答案。

《抗命手冊》強調抗爭不訴諸暴力、避免肢體衝突,反對以暴易暴,「激化偏見與恐懼,提供政府鎮壓的藉口」,並解釋,佔領活動代表平等、寬容、愛與關懷等香港人的核心價值。這些價值觀能幫助示威者,贏得中間派尊重。

勇於站出來的學生與年青人,並非理想主義者。相反,他們深明非暴力抗爭的精粹,讓當權者看到什麼是「以德服眾」。

photo 1

抗爭活動要贏得市民的支持,絕非易事。只是周日手無寸鐵的示威者被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讓社會震驚,激發更多中間派的人士上街聲援,譴責警方無理的行動,呼籲梁特首辭職。

五天以來堅定不屈地緊守「非暴力佔領」。沒有一個市民投擲石頭、雜物,我們見到警察向示威者示好;在場人士互相幫助,司機義載、運送物資……這已證明香港人是自律、訓練有素,也使他們有能力去準備民主選舉。

有很多人擔心,六四有機會重演。不過,無人知北京政府下一步的行動,特區政府也似乎以放任政策,壯大受影響的市民聲音以反佔中。無論結果如何,佔中也是值得我們驕傲。

因為這班有紀律的示威者展示給當權者以及世界他們的行動,讓北京意識到她所面臨的困境:別無選擇地與香港對話,否則會激發起更多民怨。

Can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photo

 

室內空氣污染殺人多過愛滋

Mahat Tattva Dasa / flickr

Mahat Tattva Dasa / flickr

好多人關心室外空氣污染,每天望著那個自欺欺人的「空氣污染指數」。政府話循序漸進,袋住先,你就無奈繼續大口大口吸進廢氣。你有所不知的是,室內空氣污染也是個大問題。

要知道,全球主要分佈於亞洲與非洲的貧窮人口,有約 30 億人。他們仍然在欠缺通風系統的廚房,以柴、煤甚至米田共等較髒的燃料煮食,所產生的煙會引致肺癌等的多種呼吸道疾病,每年更殺約 350 至 430 萬人 — 比因愛滋(160 萬人)與瘧疾(62.7 萬)總共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室內空氣污染死亡人數(每百萬人)

via doi:10.1016/S2213-2600(14)70168-7

via vox.com

燈光,是另一室內污染來源。 LED 因省電且壽命長,逐漸取代光管、鎢絲燈等光源。但不少家庭仍負擔不起,並點火水燈照明⋯非洲人更會以煮食爐具在夜間取暖;也有些地方,如尼泊爾、印度北部,因極端氣候,需建造密不透風的家居,節省能源,致使有毒物質殘留室內。

正所謂男主外,女主內。室內污染最受害的自然是「煮飯婆」,其次就是小朋友,他們由家長照顧,長時間留在烏煙瘴氣的住所,加上身體機能較弱,受害也更大。

其實,一直以來也有人關注這問題,研發一些更潔淨的煮食爐,避免在煮食時產生毒煙,危害健康。 例如在 2009 年獲獎的 Chulha

各地也有不同的研究,分析煮食爐如何改變健康。 有學者就曾証明換用有煙囪的火爐,能有效減低兒童患肺炎的機會於印度進行的研究亦指,連帶煙囪的潔淨煮食爐,一年內能顯著減低家居毒煙積聚。然而,四年之後卻對健康毫無改善 — 人們寧可用回原本的炭爐,也不願經常維修以及清潔實驗煮食爐。

愛滋你可以戴套、唔濫交預防,但總不能叫人不吃飯、瞓街預防室內空氣污染吧?

說穿了,貧窮是室內污染問題根源所在。

單以小肥波的力量,沒有方法去扶貧,我更不會研發太陽能煮食爐般的 bullshit product 。至少讓人知道用煤炭爐煮飯,也是種慢性自殺,減少使用。地球的氣候問題也會舒緩一點吧!

源頭論文:
Gordon, B.S., Bruce, N.G., Grigg, J. & et al. (2014). Respiratory risks from household air pollution in low and middle income countries.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Early Online Publication, 3 September 2014. doi:10.1016/S2213-2600(14)70168-7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不受控,就如「地溝油」事件般愈爆愈嚴重,利比里亞受感染人數更是幾何級數暴漲。截至 12.9 的通報數字,己有 4366 人染病,死亡人數高達 2218 人;世衛又估計,在疫情受控前將會有超過二萬人受感染伊波拉。

Credit: WHO

利比里亞感染人數不斷上升。 Credit: WHO

現時疫情最嚴重的利比里亞與塞拉里昂,因醫療設備簡陋、防疫意識不足,懷疑個案也特多,顯示當地對病毒並不了解。即使中美兩國分別宣布提供資金、軍事以及醫療援助應急[1] [2]。然而,遠水不能救近火。最急切的其實是研發特效的伊波拉治療方法,減低發病率與死亡數字,阻止病毒續繼蔓延。

Credit: CDC

Credit: CDC

各國已陸續進行疫苗與血清試驗。不過,大多數人心中的疑惑是:對人類有效嗎?安全嗎?

疫苗試驗

ESK 藥廠與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正在測試的疫苗,由黑猩猩腺病毒 (Adenovirus) 研發而成,因腺病毒的部份基因與伊波拉相同,能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其表面蛋白,加快產生對付類似病毒抗體,原理跟種牛痘醫天花相似。

腺病毒疫苗此前廣泛應用在治療瘧疾、丙型肝炎的臨床測試。而在伊波拉的臨床測試雖則只試過 25 次,效果不俗。

試驗將會在 60 位健康成年自願者身上進行。在未來 6 個月作出 9 次檢查,以確定其成效。但健康人士與患病者注射疫苗的效用差別多大,我們仍無法得知。

血清試驗

至於美國醫生薩克拉接受另一位伊波拉康復者輸血的案例,則屬於血清試驗。原理是康復期血清 (convalescent plasma) 有大量抗體,對付病毒。

這一方法早在 95 年剛果伊波拉爆發時曾使用。當年,有報告指使用血清治療,治癒率高達八成七。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只有 8 位病人接受療法,其中一名病人治療失敗逝世。 Sampling Number 太少,不能以此作準。

再者,此方法確有潛在危險。一是血清有機會有其他病菌;二是非洲的衛生惡劣,並非我們能想像得到,輸血隨時變輸命。

有危必有機,世上從來就沒有百份百安全、 risk-free 的治療方法,每個理論,都由看似不可能的想法而來。正所謂士急馬行田,在非常時期,以非常手段穩定疫情,避免伊波拉擴散至其他國家,變成全球危機。當然,到時香港人先會識驚。

延伸閱讀: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家長反疫苗,請對得住下一代

[1] U.S. to Commit Up to 3,000 Troops to Fight Ebola in Africa – New York Times
[2] WHO welcomes Chinese contribution of mobile laboratory and health experts for Ebola response in west Africa – WHO

瑞典的環保經: 99% 廢物回收兼發電

maol / flickr

maol / flickr

瑞典,北歐第一大國,是香港人眼中其中一個人間天堂,也有很多我們值得參考的地方。其中一項是環保——現時不足 1% 的瑞典家居廢物會出現在堆填區內。

瑞典達到今時今日的成果,全賴該國早在 70 年代厲行垃圾政策,強調源頭減排,重用、循環再造以及以廢物發電為首的循環替代為次,最後才是垃圾堆填。

香港每年人均產生的家居廢物達 496.4 公斤,廢物回收率卻只有 39% ,其餘則落進堆填區。更甚的是這個數字是「發水」而來,當中有部份是海外輸入的回收廢物,實際本地回收率有無三成都成問題

對比瑞典,每年人均只製造 461 公斤垃圾,並有接近一半的家居垃圾被重用、再造。瑞典在 90 年代開始,要求任何生產商都必須負責收集、再造以及丟棄產品的費用,給它們主導權,成為更環保的企業,同時減輕納稅人的「垃圾稅」負擔。

該國另一半不能被回收重用的垃圾,則會供給全國 32 個 waste-to-energy 發電廠,以焚化方法發電。現時,瑞典全年燃燒 227 萬噸垃圾,產出相等於 73 萬噸燃料的能量,足夠提供 95 萬個家庭暖氣以及 26 萬戶電力。

這個發電方式,也促使瑞典政府從挪威、英國、愛爾蘭等地輸入垃圾用以發電,是一盤可觀的生意。

沒錯,垃圾對於瑞典人來說,是價值連城的寶藏。畢竟,每三噸垃圾就等於一噸燃油產生的能源,同時舒緩各國的堆填壓力,一家便宜兩家著。

由於垃圾堆填會釋放沼氣以及其他溫室氣體,垃圾中的毒物也很容易滲到地下水源,結果受害的還是人類自己。長遠來說,燒垃圾能減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降低發電成本,也可減低對大自然的破壞。

興建燒垃圾的焚化爐,正如香港一樣,並非毫無爭議。一來,新型的焚化設備非常昂貴。再者,瑞典民眾擔心焚化爐排放有毒廢氣,吸入後會有礙健康。但瑞典環保局強調,waste-to-energy 發電廠只有極微量排放,大眾可以放心。

有人或許會問,既然有方法能消減 99% 的堆填區垃圾,為何不能解決剩餘的 1%,一了百了?要知道,有些如瓦、瓷等的廢物並不能安全地燒毀,最終還是回到原點:減少製造垃圾。

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代價。香港人投訴堆填區逼爆,卻不想起焚化爐,但又嚮往北歐生活。正宗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要舒緩堆填問題,買少件衫,出街食飯叫少個餸經已可以。但香港人習慣了浪費,要搞環保,談何容易?

酒店真係咁污糟?「細菌指紋」跟你一世

via W Retreat & Spa Maldives / flickr

via W Retreat & Spa Maldives / flickr

幾年前,小肥波去泰國芭提雅旅行,入住所謂五星級 Resort ,張床單竟然發黃、枕頭底有小強屍骸。心想:點解可以咁污糟?雖然投訴成功,換晒床單消毒一遍,但 holiday mood 全消,整天思疑有小強在腳邊走過⋯⋯

其實酒店眼不見的污糟更多,但要驚嗎?

原來,我們每個人身上帶的細菌群族都是獨一無二,且非常頑強,24 小時內就能進佔新住處,完全消滅之前住戶的痕跡。牠們會模仿之前住過的環境,不希望宿主來到異地,出現什麼冬瓜豆腐的情況。畢竟,大家有互利共生的關係。

所以酒店好似好污糟,只是自己的心理作崇。最終也會給你「一個五星級的家」。

我們也可以從這些細菌群族的分布,推算出一間屋有幾多人住、用邊間房,甚至離開屋前,最後在哪兒逗留過。忽發奇想,捉姦也不用在床上⋯⋯

這個新發現,相信有助法証調查,因為每人身上的細菌群族獨特性,堪比指紋,甚至更可靠。例如在兇殺案中,很難在屍身上很難留下指紋,但細菌卻能輕易留於兇案現場。現時,科學家正與夏威夷警方合作,研究「細菌指紋」留在人體上的情況,期望日後在破案時有實際用途。

假如「細菌指紋」真的能附在任何表面,變態的連環殺手犯案將會更難。黃道十二宮殺手 (Zodiac killer) 、開膛手杰克 (Jack the ripper) 甚至藍可兒死亡事件等「世紀懸案」將從此不再。

源頭論文:
Lax, S., Smith, D.P., Owens, S.M., Handley, K.M. & et al. (2014). Longitudinal analysis of microbial interaction between humans and the indoor environment. Science 29 August 2014: 345 (6200), 10481052DOI:10.1126/science.1254529

寫在主場暴斃一個月後

Screen Shot 2014-08-26 at 6.02.54 pm

一個月前,主場新聞突然執笠。沒人料過主場會這樣結束 — 至少不會是在兩周年前夕。

但,事實卻很殘酷。主場的確從此不再。

對,永遠不會再回來。

坊間多方面揣測主場執笠的原因,很大部份都是無的放矢,有的更抱幸災樂禍的心態。

只想問一句:主場不再,要開香檳慶祝嗎?

這,只是前奏,預演自由不斷被收窄的時代來臨而已,你要擁抱它嗎?

Thanks, but no thanks.

*****

這一個月,我看到其他博客竭力另闢園地,捍衛自己的自由。也有不少人或機構借主場突然暴斃博上位。

前者,值得尊重。後者,嗤之以鼻。

新的主場群組如何發展, spiral up or down ,作為其中一份子,只能見步行步。

不過,我心裡面一直有個問號:只有博客,沒有新聞,還是主場新聞嗎?

我很想很想不去思考這問題。

可恨,人的思維從來不是用一個開關制控制。

我想,主場新聞已是過去式。

博客群的後主場時代的產物。

能走多遠,演化成怎樣,我仍然很期待。

*****

二零一四年七月廿六日,我永遠不會忘記。

從那天開始,我的靈魂有部份經已不復存在。

或許你會覺得這太過誇張了吧。

不。

因為我短短一生,最自豪的就是當主場博客。

即使沒太多人看我的文,也不打緊。

人生如果一開始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就不是完整的人生吧。

所以沒人看,我還是繼續寫。 I still have faith ,只要我的雙手還在。

鹽太多,食死人

2010 年因過份攝取鈉誘發心臟病而死的數字。 Credit: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0 年因過份攝取鈉誘發心臟病而死的數字。
Credit: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超咸、超辣、重口味,是很多香港餐廳作招徠的手段,也令香港人味蕾經已麻木了八成。而過咸的危機,港人顯然採取 ain’t nobody got time for that 態度,但每年165 萬人咸死這個事實又會否令你抽點空注視問題?

中大醫學院進行的調查,港人鹽份攝取量極高,且有上升趨勢。成年人每日平均鹽份攝取量,由 1989-1991年的 8 克,飊升至 1996-1998 年的 9.4 克,在 2000-2002 年更持續上升至 9.9 克。相比起世衛的建議每日標準 5 克鹽(或 2 克鈉),高差不多一倍。

鹽當中的鈉,是人體必需的礦物質,有助維持滲透壓 (Osmotic pressure) ,協助神經、心臟、肌肉及各種生理功能的正常運作。不過,太多鈉卻會影響血壓,增加患中風、心臟病發的機會。

其實並非只是香港人吃得這麼咸,據最新研究,全球 189 個國家中,有 181 個國家的鈉攝取量超出世衛標準,平均每人每天吃 3.95 克納,致使 2010 年有約 165 萬宗的心臟病死亡。這些地區包括西亞、中東歐等喜歡吃醃製食品的民族。格魯吉亞更是咸中之霸,每年每百萬人內就有 1967 人因食得太咸而喪命。同時在中低收入國家中,咸死的比例是最高的,平均每五個死者就有四個來自這些國家。

剛去完台南玩一轉,吃了很多超油超咸的小吃,小肥波唔想英年早逝,還是乖乖從始吃得清淡些好,好腰好腎好男人嘛!

源頭論文:
Mozaffarian, D., Fahimi, S., Singh, G.M. & et al. (2014). Global Sodium Consumption and Death from Cardiovascular Causes. N Engl J Med 2014. 371:624-634 August 14, 2014. DOI: 10.1056/NEJMoa1304127

「加快代謝」減肥,一萬年都減唔到!

You are what you eat 網絡圖片

You are what you eat 網絡圖片

識 Cat 五、六年,聽足佢咁多年話要減肥。佢試盡各種方法,即使略有小成,很快就會體重反彈。減肥,就如黑洞,一去無回頭。坊間有好多聲稱能加快新陳代謝的辣椒素、減肥咖啡,我唔知 Cat 有無試過,但在此呼籲她以及各位,這些產品不會幫你燒脂,只會燒荷包而已!

什麼是新陳代謝 (Metabolism)

其實,新陳代謝就是生物維持生命的化學過程,使牠們生長、繁殖、修復身體損傷及對環境作出反應,並由同化作用 (anabolism) 與異化作用 (catabolism) 兩者構成。同化作用 (anabolism) 消耗能量將小份子組合成大份子和維持細胞正常運作;至於異化作用則相反,釋放能量,將大份子降解成小份子。

我們透過進食攝取能量與其他微量元素,維持身體的新陳代謝。即使你座著不動,新陳代謝依然繼續在進行,並以每分鐘約 1 卡路里消耗能量。而有些食物成份如咖啡因、辣椒香料等的確加快新陳代謝⋯⋯少少,由每分鐘燒約 1 卡路里,可能變成 1.05 ,而且只維持短時間,對減米芝蓮日食夜食而長出的龍躉、車胎腰可說是一點成效也沒有,就算能,也要吃過萬年才有可見的改變。

話說回來,雖然每個人也以不同速度燃燒卡路里,但有研究就發現癡肥人士,未必有較低代謝率,反而他們有可能比瘦骨精有更高代謝率,因為前者需要多能量維持其身體基本運作。就如你的智能手機,個屏幕大,電也如倒水般去得快。

故此,我們絕不能將肥胖問題只歸咎於新陳代謝。要變成米芝蓮車胎人,受多種因素如睡眠、食慾、運動量、卡路里攝取,甚至可能是身體某部份出現毛病影響。其中睡眠對體重控制極度重要。

原來癡肥的人比正常人睡得較少,他們身體會分泌較少瘦蛋白 (leptin) ,更多的食慾素 (ghrelin) ,前者能加快生物的新陳代謝,抑制食慾;後者則會增加肌餓感,從而增強食慾。睡得較少的人,葡萄糖耐力以及胰島素敏感性也會較低,增加交感神經系統活動,提高晚上皮質醇水平,大大增加患糖尿病風險。不過,睡太多的人也有容易患糖尿病的傾向。所以說,任何事也應適可而止。

睡眠不足不單影響內分泌,更會因為太攰,不願做運動,形成惡性循環。肥,就是這樣錬成。 要減肥最好還原基本步,多做運動,有健康均衡飲食習慣,還有無論幾忙也要睡個夠!買辣椒素食?慳返。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via vox.com

2014 數字截至 24/7 via vox.com

重慶大廈伊波拉疑雲,很多人嚇破膽,不知今次儍人會搶甚麼?

伊波拉肆瘧西非,被高度關注,感染人數以及疫區之大均是史上之最。截至八月四日的世衛數字,已有 1711 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 930 人。依波拉多次爆發,香港人都無動於衷,今次大檸樂,病毒跨境傳播先識驚。但香港人對這種病毒非常無知,更恐懼中招必死無疑。究竟遠在他方的香港有多危險?驚就睇真啲,我們一起揭開伊波拉的神秘面紗。

爆發源

伊波拉由 1976 年首次發現至今差不多 40 年,每次爆發都來去如風。雖然醫學界仍未確定病毒來自何種動物,但曾有研究發現果蝠帶病毒抗體,估計牠們是其中一種宿主。而今次西非首次爆發,有專家就懷疑是中非帶毒蝙蝠遷徙到畿內亞時,被擒作當地食用時引起。

畿內亞的 patient 0 相信出現於 2013 年,當地較為醫療設備落後,加上醫護人員缺乏經驗與訓練,疫情延至三月開始全面爆發,並傳至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亞。而其中一位病人更成功登上飛機,將病毒帶到尼日利亞。國際間亦因為幾位醫生(包括塞拉利昂最頂尖的伊波拉專家 Sheik Umar Khan )受感染病死才開始注視問題。

guinea-liberia-sierra-leone-2014-current

截至 20.7 ,畿內亞、塞拉利昂與利比利亞多個地區出現病例。

 

九成死亡率?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醫學界暫時發現五種伊波拉病毒, Zaire 伊波拉病毒的確在此前的爆發試過殺死九成病人(個別病人染病更是 100% 死亡率),但綜合自 1976 年以來的爆發,死亡率實際上是 68% 。相比起沙士的 9.6% 死亡率仍然是相當高,但絕非必死無疑。九成死亡率只是人們在傳媒渲染下的 stereotype 。同時,史上 25 次(計埋今次)爆發,只有 7 次受感染人數超過 100 人 ,總計 2522 人病死。相比瘧疾每天殺約 3200 人、肚痾痾死 4000 人簡直無得比。

西非史上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疫情,正如前文所說,當地並無經驗與訓練對抗病毒,防疫措施出現漏洞致使病毒不斷不受控地蔓延。但其死亡率仍能壓止在約 54.4% ,相當令人鼓舞,亦不得不讚揚當地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在緊急關頭繼續緊守崗位。

七孔流血致死?

其實染上伊波拉病毒的初期症狀猶如普通感冒:發燒、頭痛,亦會上吐下瀉,後期才會有機會七孔流血,望清楚,是有機會而已。有專家分析過 95 年伊波拉爆發時,只有 41% 病人眼耳口鼻甚至菊花出血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而伊波拉致死原因實際是多重器官衰竭,其強大入侵能力,令人體白血球殆盡。專家仍在了解病毒如何入侵人體,但相信是病毒能製造干擾免疫系統的蛋白質。

傳播媒介

伊波拉不如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以空氣傳播,其有限的傳播能力也是每次爆發來去如風的原因。只要不接觸病人的體液或用品就能避免,換句話說,保持基本個人衛生,足以保命。

更重要的是,避免捕捉野生動物作食。不過,要非洲人戒吃「野味」談何容易?非洲人本身無錢買豬、牛、雞肉,才挻以走險吃「野味」,補充日常蛋白質。況且非洲人連自己吃的也不夠,無法圈養牲畜待牠們長大後吃掉;即使政府禁止野味買賣,非洲人也不願/能放棄這傳統飲食習慣⋯⋯

香港人會感染嗎?

這應該是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我答你:好_難。一是伊波拉人傳人的能力非常低,你在飛機上就算幾逼都很難接觸足夠的病人體液吧?二是已有症狀的病人,早已在非洲被禁止登上國際航線的飛機(注意伊波拉潛服期很短,由兩日至廿一日不等,很易被發現,尤其在這非常時期)。

無國界醫生:遲兩年爆發無咁慘

假如真的不幸中招,很遺憾,現在沒有特別治療對付伊波拉,只能以支持性療法為主,包括平衡病患的體液及電解質水平、維持血壓及氧氣狀況、補充失血和凝血因子、併發性感染的治療等。

四十年來,不斷有學者研究不同類型的疫苗,但在缺乏資助以及全球需要而在不同階段擱置。即使最接近完成階段的疫苗也不能即時投產推出。

其實早在 2005 年,美國學者 Heinz Feldmann 已經以水疱性口炎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作基礎製作疫苗,並証實對患伊波拉的獼猴有效,相信能用於預防病毒及剛受感染的病人,不過因缺少資金而不能進行人體測試。

無國界醫生 Armand Sprecher 就指今次的爆發 timing 實屬不幸,假如遲多兩年先爆發,好可能疫情就無咁嚴峻:

If this had happened a year or two from now maybe we’d be in a better position.

如果伊波拉是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會否又有另一番景象?假如有日大爆發,非州失控,所謂先進文明世界是否落閘放狗?小肥波相信唔係全人類都咁自私⋯⋯至少那班仍在努力奮鬥的醫生不會。

不過邊有咁多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