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不受控,就如「地溝油」事件般愈爆愈嚴重,利比里亞受感染人數更是幾何級數暴漲。截至 12.9 的通報數字,己有 4366 人染病,死亡人數高達 2218 人;世衛又估計,在疫情受控前將會有超過二萬人受感染伊波拉。

Credit: WHO

利比里亞感染人數不斷上升。 Credit: WHO

現時疫情最嚴重的利比里亞與塞拉里昂,因醫療設備簡陋、防疫意識不足,懷疑個案也特多,顯示當地對病毒並不了解。即使中美兩國分別宣布提供資金、軍事以及醫療援助應急[1] [2]。然而,遠水不能救近火。最急切的其實是研發特效的伊波拉治療方法,減低發病率與死亡數字,阻止病毒續繼蔓延。

Credit: CDC

Credit: CDC

各國已陸續進行疫苗與血清試驗。不過,大多數人心中的疑惑是:對人類有效嗎?安全嗎?

疫苗試驗

ESK 藥廠與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正在測試的疫苗,由黑猩猩腺病毒 (Adenovirus) 研發而成,因腺病毒的部份基因與伊波拉相同,能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其表面蛋白,加快產生對付類似病毒抗體,原理跟種牛痘醫天花相似。

腺病毒疫苗此前廣泛應用在治療瘧疾、丙型肝炎的臨床測試。而在伊波拉的臨床測試雖則只試過 25 次,效果不俗。

試驗將會在 60 位健康成年自願者身上進行。在未來 6 個月作出 9 次檢查,以確定其成效。但健康人士與患病者注射疫苗的效用差別多大,我們仍無法得知。

血清試驗

至於美國醫生薩克拉接受另一位伊波拉康復者輸血的案例,則屬於血清試驗。原理是康復期血清 (convalescent plasma) 有大量抗體,對付病毒。

這一方法早在 95 年剛果伊波拉爆發時曾使用。當年,有報告指使用血清治療,治癒率高達八成七。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只有 8 位病人接受療法,其中一名病人治療失敗逝世。 Sampling Number 太少,不能以此作準。

再者,此方法確有潛在危險。一是血清有機會有其他病菌;二是非洲的衛生惡劣,並非我們能想像得到,輸血隨時變輸命。

有危必有機,世上從來就沒有百份百安全、 risk-free 的治療方法,每個理論,都由看似不可能的想法而來。正所謂士急馬行田,在非常時期,以非常手段穩定疫情,避免伊波拉擴散至其他國家,變成全球危機。當然,到時香港人先會識驚。

延伸閱讀: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家長反疫苗,請對得住下一代

[1] U.S. to Commit Up to 3,000 Troops to Fight Ebola in Africa – New York Times
[2] WHO welcomes Chinese contribution of mobile laboratory and health experts for Ebola response in west Africa – WHO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via vox.com

2014 數字截至 24/7 via vox.com

重慶大廈伊波拉疑雲,很多人嚇破膽,不知今次儍人會搶甚麼?

伊波拉肆瘧西非,被高度關注,感染人數以及疫區之大均是史上之最。截至八月四日的世衛數字,已有 1711 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 930 人。依波拉多次爆發,香港人都無動於衷,今次大檸樂,病毒跨境傳播先識驚。但香港人對這種病毒非常無知,更恐懼中招必死無疑。究竟遠在他方的香港有多危險?驚就睇真啲,我們一起揭開伊波拉的神秘面紗。

爆發源

伊波拉由 1976 年首次發現至今差不多 40 年,每次爆發都來去如風。雖然醫學界仍未確定病毒來自何種動物,但曾有研究發現果蝠帶病毒抗體,估計牠們是其中一種宿主。而今次西非首次爆發,有專家就懷疑是中非帶毒蝙蝠遷徙到畿內亞時,被擒作當地食用時引起。

畿內亞的 patient 0 相信出現於 2013 年,當地較為醫療設備落後,加上醫護人員缺乏經驗與訓練,疫情延至三月開始全面爆發,並傳至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亞。而其中一位病人更成功登上飛機,將病毒帶到尼日利亞。國際間亦因為幾位醫生(包括塞拉利昂最頂尖的伊波拉專家 Sheik Umar Khan )受感染病死才開始注視問題。

guinea-liberia-sierra-leone-2014-current

截至 20.7 ,畿內亞、塞拉利昂與利比利亞多個地區出現病例。

 

九成死亡率?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醫學界暫時發現五種伊波拉病毒, Zaire 伊波拉病毒的確在此前的爆發試過殺死九成病人(個別病人染病更是 100% 死亡率),但綜合自 1976 年以來的爆發,死亡率實際上是 68% 。相比起沙士的 9.6% 死亡率仍然是相當高,但絕非必死無疑。九成死亡率只是人們在傳媒渲染下的 stereotype 。同時,史上 25 次(計埋今次)爆發,只有 7 次受感染人數超過 100 人 ,總計 2522 人病死。相比瘧疾每天殺約 3200 人、肚痾痾死 4000 人簡直無得比。

西非史上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疫情,正如前文所說,當地並無經驗與訓練對抗病毒,防疫措施出現漏洞致使病毒不斷不受控地蔓延。但其死亡率仍能壓止在約 54.4% ,相當令人鼓舞,亦不得不讚揚當地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在緊急關頭繼續緊守崗位。

七孔流血致死?

其實染上伊波拉病毒的初期症狀猶如普通感冒:發燒、頭痛,亦會上吐下瀉,後期才會有機會七孔流血,望清楚,是有機會而已。有專家分析過 95 年伊波拉爆發時,只有 41% 病人眼耳口鼻甚至菊花出血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而伊波拉致死原因實際是多重器官衰竭,其強大入侵能力,令人體白血球殆盡。專家仍在了解病毒如何入侵人體,但相信是病毒能製造干擾免疫系統的蛋白質。

傳播媒介

伊波拉不如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以空氣傳播,其有限的傳播能力也是每次爆發來去如風的原因。只要不接觸病人的體液或用品就能避免,換句話說,保持基本個人衛生,足以保命。

更重要的是,避免捕捉野生動物作食。不過,要非洲人戒吃「野味」談何容易?非洲人本身無錢買豬、牛、雞肉,才挻以走險吃「野味」,補充日常蛋白質。況且非洲人連自己吃的也不夠,無法圈養牲畜待牠們長大後吃掉;即使政府禁止野味買賣,非洲人也不願/能放棄這傳統飲食習慣⋯⋯

香港人會感染嗎?

這應該是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我答你:好_難。一是伊波拉人傳人的能力非常低,你在飛機上就算幾逼都很難接觸足夠的病人體液吧?二是已有症狀的病人,早已在非洲被禁止登上國際航線的飛機(注意伊波拉潛服期很短,由兩日至廿一日不等,很易被發現,尤其在這非常時期)。

無國界醫生:遲兩年爆發無咁慘

假如真的不幸中招,很遺憾,現在沒有特別治療對付伊波拉,只能以支持性療法為主,包括平衡病患的體液及電解質水平、維持血壓及氧氣狀況、補充失血和凝血因子、併發性感染的治療等。

四十年來,不斷有學者研究不同類型的疫苗,但在缺乏資助以及全球需要而在不同階段擱置。即使最接近完成階段的疫苗也不能即時投產推出。

其實早在 2005 年,美國學者 Heinz Feldmann 已經以水疱性口炎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作基礎製作疫苗,並証實對患伊波拉的獼猴有效,相信能用於預防病毒及剛受感染的病人,不過因缺少資金而不能進行人體測試。

無國界醫生 Armand Sprecher 就指今次的爆發 timing 實屬不幸,假如遲多兩年先爆發,好可能疫情就無咁嚴峻:

If this had happened a year or two from now maybe we’d be in a better position.

如果伊波拉是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會否又有另一番景象?假如有日大爆發,非州失控,所謂先進文明世界是否落閘放狗?小肥波相信唔係全人類都咁自私⋯⋯至少那班仍在努力奮鬥的醫生不會。

不過邊有咁多如果?

2045 年會點?英國官方預言話你知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2045 年,如《生化危機》中的跨國企業 Umbrella 公司將會掘起;人類的 DNA 可被科學家任意運用⋯⋯這些科幻故事情節,正正刊在英國國防部的智囊團最新發表的報告。

小肥波曾經寫過著名科普作家 Issac Asimov 於五十年前的預言,當中有部份經已實現,英國國防部也不甘後人,推出《Global Strategic Trends — Out to 2045》,預視未來將會如何。但,國防部的官員連忙否認報告絕非預言,亦非反映政府政策。

也對的,做出準確預言,要視乎科技發展的步伐。隨著我們接觸最新科技的機會增多(多得互聯網出現),相信世界的變更速度將會愈來愈快。與此同時,我們面對的個人以至國家私隱、安全問題,將會受日新月異的科技衝擊。在報告中,國防部提到本世紀中期的潛在危機,如氣候轉變、城市化蔓延與自然資源如食水的壓力和影響, 2045 年將會:

人口與環境

  • 人口「爆膨」,全球將有 100.4 億人居住(現時數字為 72 億)
  • 超過 70% 人口住在城市
  • 39 億人受食水短缺之苦
  • 網上社區興起,有機會減少以國藉區分不同的人

科技

  • 無人駕駛交通成為主流
  • 自動化系統取代人類,導致失業率高企,社會動盪
  • 機械人將會改變戰爭,但因道德問題,仍由人類軍官作重要決定
  • 人類 DNA 排序成本降低,個人的 DNA 可被運用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軍事、戰爭

  • 跨國企業發展自己私人軍隊
  • 罪犯或恐怖分子能以更便宜價錢獲得無人飛機或太空衛星
  • 中國軍事開支將會遠超美國;俄羅斯則繼續百廢待興,未能與中、美甚至印度匹敵
  • 環境戰爭將會出現:以昆蟲或半機械昆蟲感染動、植物,散播疾病
  • 另類貨幣出現,各國犯罪份子更易轉換、籌集資金
  • 未來武器包括長距離激光武器,能釋放強大電磁能或幅射,破壞基建設施與損害人體健康(但不致命)

報告又預測 2020 年前,地球軌道將有多達 500 個小型人造衛星發射,會與現有的千多個更多機會碰撞及受襲——有些更是恐怖分子或大企業發射的間諜衛星,監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從以上的「預言」,可看到英國部份人的確擔心未來會變得可怕。不過,報答補充由於全球化,將無單一國家不能以己之力,左右全球大局,相信地區性衝突將會減少。究竟未來會否如英國國防部所說,我們拭目以待。現在能做的,只有活在當下,期望在街上不會被突如其來的衛星碎片砸死。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7-22)

中國式良好空氣

故宮的藍天,其實暗藏殺機。

故宮的藍天,其實暗藏殺機。

北京,作為全國其中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近這幾年卻嚇到不少外商撒出,亦面對人材流失,實在丟臉。無他,只因空氣質素奇差。小肥波月初與友人到北京玩樂(命)三天,大部份時間都看到藍天,可是,這不代表空氣清新。友人三天都不停打噴嚏;每天早晚大塞車,前路一片灰茫茫……。

回港後,翻查資料發現,原來河北的邢台以 PM2.5 年均值達 155.2 μg/m3 ,成為去年中國最污染城市,而北京「只」錄得 90.1 μg/m3 ,十甲不入。讀者未必對數字有概念,讓筆者換個方法說:對比世衛的安全標準 10 μg/m3,邢台的數值超標 15 倍有多、北京也超標 9 倍;美國作為另一大污染排放國家,最污染城市加州 Bakersfield ,超標不到一倍。筆者不禁對著數字問:究竟大陸人點生存?

而中國污染物最大來源是煤電廠。中國是現時全世界最大的煤電用家,佔全球一半用量。內地雖逐步以天然氣取代煤電,但我們不應忘記,天然氣也是化石燃料,製造的污染仍然不少。長遠而言,必須轉用更環保的再生能源,才能將局面扭轉。

2013 年中美 PM 2.5 值全年十大城市比較,注意中國「最污染」的邢台是世衛標準的15倍有多,真想知那裡的市民怎能忍受這樣惡毒的空氣。(數字來自綠色和平、中國環境保護部、美國肺協、世衛)

2013 年中美 PM 2.5 值全年十大城市比較,注意中國「最污染」的邢台是世衛標準的15倍有多,真想知那裡的市民怎能忍受這樣惡毒的空氣。(數字來自綠色和平、中國環境保護部、美國肺協、世衛)

我們再看下圖各國的空氣質量評估,綠色是良好、黃色為尚可接受,紅色自然是危險水平。中國所謂的良好空氣 (35 至 75μg/m3 ) ,在歐美經已分別是高度污染與對某部份人士不健康。可見,中國的空氣標準根本沒有與世界接軌,有良好空氣根本是自欺欺人。

注:顏色為筆者作區分之用,非各國官方使用之顏色指標。

注:顏色為筆者作區分之用,非各國官方使用之顏色指標。

有人或會質疑這是以別家的尺子量度中國的空氣,危言聳聽。問題卻是,空氣無分你我,空氣污染是中國最急切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在這議題上面,不能以「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心態對待,因為拯救的不只是內地的人與經濟,而是為世上的每一位。畢竟,中國實在 “too big to fail" 。

延伸閱讀:

霧霾 — 鏗鏘集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4-29)

否定溫升,請負刑責

2009年,拉奎拉地震後的政府辦公室 via wikipedia / TheWiz83

2009年,拉奎拉地震後的政府辦公室
via wikipedia / TheWiz83

2009年4月6日,意大利拉奎拉 (L’Aquila) 發生6.3級地震,造成超過300人死亡、約66,000人無家可歸。原本死傷可以減少的,因為該國的地震評估小組曾向政府官員表示,當地出現頻繁的輕微地殻活動,預計將會出現大地震,建議準備好預防措施。然而,官方其後發聲明否認事實,並指大地震短時間內不會出現,而小組未敢更正該聲明。最終,地方法院於2010年,以「不確切、不完整,且互相矛盾訊息」為由,判6名評估小組的科學家與1名官員過失殺人,入獄6年。

當年有人認為,判決會使其他科學家為保名節,不敢再為科研發聲,以免惹禍上身。但要弄清楚的是,拉奎拉地震造成的死傷源於資訊的流動與誤傳。

我們要明白所有預測都會有誤差(如果沒有,根本是預言),筆者相信每位科學家的研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解世界,盡力保護人類與周遭環境。絕大部份科學家經已同意全球暖化存在,然而,一些政客、組織為了利益,直斥暖化並不存在,是謊言。

空口講白話,你懂我懂,梁特首也懂,但假如這事是關乎人身安危,出事後卻可將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那不是很沒承擔嗎?早前, The Conversation 出版了一篇文章正正討論這問題,撰文的 Lawrence Torcello 教授認為,任何有組織、受資助的資訊誤導(尤指環境科學方面),應負上刑事責任(刑事過失, criminal negligence )。

普羅大眾有公民與道德責任,更何況是政府官員與科學家?他們的責任更大、更重。主場博客 TC 曾在網誌指有英國官員指升溫一兩度不算什麼,還可能有好處云云。再看看另一篇文章網民對傳媒胡謅小冰期報導的節錄:

這些蝦米科學家,一下說地球會暖化,一下說地球進入冰河期,隨機亂掰,老百姓也奈它莫何?

正因為未必每位小市民(或官員)都有大量的科學知識,我們更加不能忽視科普教育,教大家正確的科學知識;同時杜絕別有用心的人發放虛假資訊,負刑責將是個可行方法。奈何,香港無法無天,有法不依,高官、特首講過唔算數,隨口噏負刑責?可能要等到下世紀。

延伸閱讀:

「升溫一兩度」算甚麼?

小冰期將至?氣候危機當前,請不要誤導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4-7)

喜怒哀樂?研究:喜怒哀驚

thumb-im

人類,是有情感的動物,雖然有些人喜怒不形於色,但更大部份的人都將七情六慾放在臉上。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 Paul Ekman 於1972年提出人有六種基本情感:快樂 (Happiness) 、悲傷 (Sadness) 、恐懼 (Fear) 、憤怒 (Anger) 、驚訝 (Surprise) 、厭惡 (Disgust) ,他的研究亦顯示即使來自巴布亞新畿內亞孤立文化的土人,也分辨到其他文化背景的人的喜怒哀樂,並提出無論是甚麼文化,人類的面部表情表達的情感是共通的。

然而,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的研究認為,人類只有四種基本表情,並非 Paul Ekman 所說的六種。

學者為了分析每個表情,何時使用何種表情單元 (Action Units ,即面部不同肌肉組 ) ,自行研發 Generative Face Grammar 拍攝技術,以多部相機多角度拍攝同一表情,而被攝者亦已受訓,可單獨運用臉上42組肌肉的其中一組。然後,他們利用電腦合成不同表情,讓自願者猜短片中的表情是什麼。

研究發現,自願者不會混淆快樂與悲傷兩種表情,因為「製造」這兩種表情時所使用的肌肉,全程都不同。其餘四種:恐懼與驚訝、憤怒與厭惡則被混淆,前一組表情之初都會把眼睛盡量張開,後組則同樣先皺起鼻頭。

據學者,這些最初的微表情 (micro expression) ,代表更原始的危險訊息,而較後期的面部表情就用以區別不同情感。這些危險訊息有兩個意義,一是提醒同伴準備逃走,二則是避免自己吸入有害物質。是次發現,亦與演化預測吻合,因為生物與社會演化承受的壓力,使傳播這些訊息的方式時盡善盡美。

隨著時間推進,也隨著全球化,以前簡單的面部表情,已經與不同文化融合,變得更加複雜。同時我們也有更多機會接觸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學懂看人的「眉頭眼額」,自然減少弄出笑話來。

延伸閱讀:

《微表情玄機》 — 知薇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3-26)

科學館館長 這算是什麼回應?

(作者按:這篇文章是以小肥波個人名義出版,不代表任何組織發聲。)

如果大家不善忘的話,應該還記得筆者曾在主場發出公開信,要求科學館公開篩選科學節合作伙伴準則,以免被宗教團體騎劫。事隔兩星期,助理館長終於回覆,下為原文:

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

多謝貴組對本館舉辦的2014香港科學節提出的寶貴意見。

香港科學館根據一套既定的甄選準則策劃展覽和公眾/教育節目,有關準則包括活動的理念、原創性、科學價值、教育價值、吸引性、可行性及財政考慮等。至於與其他機構合辦或合作的活動,科學館會審視有關機構舉辦同類活動的經驗及組織能力,上述甄選準則已上載於香港科學館網頁。

香港科學節的目的,是希望推動香港的科學學習風氣,讓市民從不同角度探索和認識科學。太陽館為配合科學節提供的活動包括太陽館開放日、工作坊、星體講座、觀星同樂日、月面攝影工作坊及小太空人訓練等,所有活動均無涉及任何宗教的內容。本館職員亦於2013年12月曾到太陽館作實地考察,對場內的設施、展品及講解等作出評估,認為太陽館及其提供的活動符合上述甄選準則及科學節推廣科學的目標,因此接納太陽館為科學節合作伙伴。此外如有需要,本館亦會派員出席與其他機構合辦的活動,以確保活動內容能符合推廣科學的目的。

在此再次多謝貴組對本館活動的關注。

 

黃耀華 覆

香港科學館 助理館長

其實筆者早已預到不會獲滿意答覆,但如此敷衍、「行貨」的回應倒是令人咋舌。

1. 香港科學館根據一套既定的甄選準則策劃展覽和公眾/教育節目⋯⋯上述甄選準則已上載於香港科學館網頁。

既然館長說網頁上有甄選準則,小肥波姑且到網頁找找。不看由自可,一看把幾火: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48.28 am

如果館長只 copy & paste ,那筆者根本不需要花精神寫信,也不需勞煩館長花時間回覆,直接去看網頁就好了。這種低水平的答案,筆者不能接受。再者,作為公營科學媒界,科學館有責任將疑問理性、科學化地釐清,而不是以這種支吾以對方式意圖含混過去,這樣做絕不能令人信服館方有誠意解決問題。

2. 太陽館⋯⋯所有活動均無涉及任何宗教的內容⋯⋯亦於2013年12月曾到太陽館作實地考察,對場內的設施、展品及講解等作出評估。

筆者並非要陰謀論,也沒有眨低任何團體的意思,但如果主辦單位在正式活動之中滲入偽科學原素,館方將無從得知。另一問題是,館方究竟花了多少時間評估太陽館舉辦的所有科學節活動?一天、一星期、一整個月?時間愈長,考察自然愈仔細,筆者當然希望更深入了解館方的考察方法。然而,信中並無提及。

3. 此外如有需要,本館亦會派員出席與其他機構合辦的活動,以確保活動內容能符合推廣科學的目的。

何謂「有需要」?是否館方認為活動將會出現問題才會現身調查嗎?這句在筆者腦海中衍生更多疑惑:

A. 館方一早知活動有問題,仍將之納入科學節節目

B. 協辦團體通知科學館將會在活動滲入偽科學內容

C. 科學館職員有千里眼順風耳,遠在他方即時監察

館長,我真心不介意得不到回覆,但請你看看,你的回信算是什麼?別浪費大家時間,也別浪費納稅人的金錢,謝謝。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