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良好空氣

故宮的藍天,其實暗藏殺機。

故宮的藍天,其實暗藏殺機。

北京,作為全國其中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近這幾年卻嚇到不少外商撒出,亦面對人材流失,實在丟臉。無他,只因空氣質素奇差。小肥波月初與友人到北京玩樂(命)三天,大部份時間都看到藍天,可是,這不代表空氣清新。友人三天都不停打噴嚏;每天早晚大塞車,前路一片灰茫茫……。

回港後,翻查資料發現,原來河北的邢台以 PM2.5 年均值達 155.2 μg/m3 ,成為去年中國最污染城市,而北京「只」錄得 90.1 μg/m3 ,十甲不入。讀者未必對數字有概念,讓筆者換個方法說:對比世衛的安全標準 10 μg/m3,邢台的數值超標 15 倍有多、北京也超標 9 倍;美國作為另一大污染排放國家,最污染城市加州 Bakersfield ,超標不到一倍。筆者不禁對著數字問:究竟大陸人點生存?

而中國污染物最大來源是煤電廠。中國是現時全世界最大的煤電用家,佔全球一半用量。內地雖逐步以天然氣取代煤電,但我們不應忘記,天然氣也是化石燃料,製造的污染仍然不少。長遠而言,必須轉用更環保的再生能源,才能將局面扭轉。

2013 年中美 PM 2.5 值全年十大城市比較,注意中國「最污染」的邢台是世衛標準的15倍有多,真想知那裡的市民怎能忍受這樣惡毒的空氣。(數字來自綠色和平、中國環境保護部、美國肺協、世衛)

2013 年中美 PM 2.5 值全年十大城市比較,注意中國「最污染」的邢台是世衛標準的15倍有多,真想知那裡的市民怎能忍受這樣惡毒的空氣。(數字來自綠色和平、中國環境保護部、美國肺協、世衛)

我們再看下圖各國的空氣質量評估,綠色是良好、黃色為尚可接受,紅色自然是危險水平。中國所謂的良好空氣 (35 至 75μg/m3 ) ,在歐美經已分別是高度污染與對某部份人士不健康。可見,中國的空氣標準根本沒有與世界接軌,有良好空氣根本是自欺欺人。

注:顏色為筆者作區分之用,非各國官方使用之顏色指標。

注:顏色為筆者作區分之用,非各國官方使用之顏色指標。

有人或會質疑這是以別家的尺子量度中國的空氣,危言聳聽。問題卻是,空氣無分你我,空氣污染是中國最急切要解決的問題,我們在這議題上面,不能以「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心態對待,因為拯救的不只是內地的人與經濟,而是為世上的每一位。畢竟,中國實在 “too big to fail" 。

延伸閱讀:

霧霾 — 鏗鏘集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4-29)

否定溫升,請負刑責

2009年,拉奎拉地震後的政府辦公室 via wikipedia / TheWiz83

2009年,拉奎拉地震後的政府辦公室
via wikipedia / TheWiz83

2009年4月6日,意大利拉奎拉 (L’Aquila) 發生6.3級地震,造成超過300人死亡、約66,000人無家可歸。原本死傷可以減少的,因為該國的地震評估小組曾向政府官員表示,當地出現頻繁的輕微地殻活動,預計將會出現大地震,建議準備好預防措施。然而,官方其後發聲明否認事實,並指大地震短時間內不會出現,而小組未敢更正該聲明。最終,地方法院於2010年,以「不確切、不完整,且互相矛盾訊息」為由,判6名評估小組的科學家與1名官員過失殺人,入獄6年。

當年有人認為,判決會使其他科學家為保名節,不敢再為科研發聲,以免惹禍上身。但要弄清楚的是,拉奎拉地震造成的死傷源於資訊的流動與誤傳。

我們要明白所有預測都會有誤差(如果沒有,根本是預言),筆者相信每位科學家的研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解世界,盡力保護人類與周遭環境。絕大部份科學家經已同意全球暖化存在,然而,一些政客、組織為了利益,直斥暖化並不存在,是謊言。

空口講白話,你懂我懂,梁特首也懂,但假如這事是關乎人身安危,出事後卻可將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那不是很沒承擔嗎?早前, The Conversation 出版了一篇文章正正討論這問題,撰文的 Lawrence Torcello 教授認為,任何有組織、受資助的資訊誤導(尤指環境科學方面),應負上刑事責任(刑事過失, criminal negligence )。

普羅大眾有公民與道德責任,更何況是政府官員與科學家?他們的責任更大、更重。主場博客 TC 曾在網誌指有英國官員指升溫一兩度不算什麼,還可能有好處云云。再看看另一篇文章網民對傳媒胡謅小冰期報導的節錄:

這些蝦米科學家,一下說地球會暖化,一下說地球進入冰河期,隨機亂掰,老百姓也奈它莫何?

正因為未必每位小市民(或官員)都有大量的科學知識,我們更加不能忽視科普教育,教大家正確的科學知識;同時杜絕別有用心的人發放虛假資訊,負刑責將是個可行方法。奈何,香港無法無天,有法不依,高官、特首講過唔算數,隨口噏負刑責?可能要等到下世紀。

延伸閱讀:

「升溫一兩度」算甚麼?

小冰期將至?氣候危機當前,請不要誤導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4-7)

喜怒哀樂?研究:喜怒哀驚

thumb-im

人類,是有情感的動物,雖然有些人喜怒不形於色,但更大部份的人都將七情六慾放在臉上。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 Paul Ekman 於1972年提出人有六種基本情感:快樂 (Happiness) 、悲傷 (Sadness) 、恐懼 (Fear) 、憤怒 (Anger) 、驚訝 (Surprise) 、厭惡 (Disgust) ,他的研究亦顯示即使來自巴布亞新畿內亞孤立文化的土人,也分辨到其他文化背景的人的喜怒哀樂,並提出無論是甚麼文化,人類的面部表情表達的情感是共通的。

然而,蘇格蘭格拉斯哥大學的研究認為,人類只有四種基本表情,並非 Paul Ekman 所說的六種。

學者為了分析每個表情,何時使用何種表情單元 (Action Units ,即面部不同肌肉組 ) ,自行研發 Generative Face Grammar 拍攝技術,以多部相機多角度拍攝同一表情,而被攝者亦已受訓,可單獨運用臉上42組肌肉的其中一組。然後,他們利用電腦合成不同表情,讓自願者猜短片中的表情是什麼。

研究發現,自願者不會混淆快樂與悲傷兩種表情,因為「製造」這兩種表情時所使用的肌肉,全程都不同。其餘四種:恐懼與驚訝、憤怒與厭惡則被混淆,前一組表情之初都會把眼睛盡量張開,後組則同樣先皺起鼻頭。

據學者,這些最初的微表情 (micro expression) ,代表更原始的危險訊息,而較後期的面部表情就用以區別不同情感。這些危險訊息有兩個意義,一是提醒同伴準備逃走,二則是避免自己吸入有害物質。是次發現,亦與演化預測吻合,因為生物與社會演化承受的壓力,使傳播這些訊息的方式時盡善盡美。

隨著時間推進,也隨著全球化,以前簡單的面部表情,已經與不同文化融合,變得更加複雜。同時我們也有更多機會接觸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學懂看人的「眉頭眼額」,自然減少弄出笑話來。

延伸閱讀:

《微表情玄機》 — 知薇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3-26)

科學館館長 這算是什麼回應?

(作者按:這篇文章是以小肥波個人名義出版,不代表任何組織發聲。)

如果大家不善忘的話,應該還記得筆者曾在主場發出公開信,要求科學館公開篩選科學節合作伙伴準則,以免被宗教團體騎劫。事隔兩星期,助理館長終於回覆,下為原文:

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

多謝貴組對本館舉辦的2014香港科學節提出的寶貴意見。

香港科學館根據一套既定的甄選準則策劃展覽和公眾/教育節目,有關準則包括活動的理念、原創性、科學價值、教育價值、吸引性、可行性及財政考慮等。至於與其他機構合辦或合作的活動,科學館會審視有關機構舉辦同類活動的經驗及組織能力,上述甄選準則已上載於香港科學館網頁。

香港科學節的目的,是希望推動香港的科學學習風氣,讓市民從不同角度探索和認識科學。太陽館為配合科學節提供的活動包括太陽館開放日、工作坊、星體講座、觀星同樂日、月面攝影工作坊及小太空人訓練等,所有活動均無涉及任何宗教的內容。本館職員亦於2013年12月曾到太陽館作實地考察,對場內的設施、展品及講解等作出評估,認為太陽館及其提供的活動符合上述甄選準則及科學節推廣科學的目標,因此接納太陽館為科學節合作伙伴。此外如有需要,本館亦會派員出席與其他機構合辦的活動,以確保活動內容能符合推廣科學的目的。

在此再次多謝貴組對本館活動的關注。

 

黃耀華 覆

香港科學館 助理館長

其實筆者早已預到不會獲滿意答覆,但如此敷衍、「行貨」的回應倒是令人咋舌。

1. 香港科學館根據一套既定的甄選準則策劃展覽和公眾/教育節目⋯⋯上述甄選準則已上載於香港科學館網頁。

既然館長說網頁上有甄選準則,小肥波姑且到網頁找找。不看由自可,一看把幾火: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48.28 am

如果館長只 copy & paste ,那筆者根本不需要花精神寫信,也不需勞煩館長花時間回覆,直接去看網頁就好了。這種低水平的答案,筆者不能接受。再者,作為公營科學媒界,科學館有責任將疑問理性、科學化地釐清,而不是以這種支吾以對方式意圖含混過去,這樣做絕不能令人信服館方有誠意解決問題。

2. 太陽館⋯⋯所有活動均無涉及任何宗教的內容⋯⋯亦於2013年12月曾到太陽館作實地考察,對場內的設施、展品及講解等作出評估。

筆者並非要陰謀論,也沒有眨低任何團體的意思,但如果主辦單位在正式活動之中滲入偽科學原素,館方將無從得知。另一問題是,館方究竟花了多少時間評估太陽館舉辦的所有科學節活動?一天、一星期、一整個月?時間愈長,考察自然愈仔細,筆者當然希望更深入了解館方的考察方法。然而,信中並無提及。

3. 此外如有需要,本館亦會派員出席與其他機構合辦的活動,以確保活動內容能符合推廣科學的目的。

何謂「有需要」?是否館方認為活動將會出現問題才會現身調查嗎?這句在筆者腦海中衍生更多疑惑:

A. 館方一早知活動有問題,仍將之納入科學節節目

B. 協辦團體通知科學館將會在活動滲入偽科學內容

C. 科學館職員有千里眼順風耳,遠在他方即時監察

館長,我真心不介意得不到回覆,但請你看看,你的回信算是什麼?別浪費大家時間,也別浪費納稅人的金錢,謝謝。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3-12)

給科學館總館長的信:勿讓宗教團體騎劫科學節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41.41 am

(筆者在面書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看到有關書信,特意在此跟大家分享,希望廣大市民正視問題。)

薛雯總館長:

作為香港的科研關注者,我們感激貴館與多個團體協力舉辦科學節,以推動香港的科學學習風氣,讓更多小朋友、愛好者探索科學帶來的樂趣。然而,我們對於科學館邀請有宗教背景的太陽館作合作伙伴,深表不滿。我們亦反對貴館和和太陽館以及馬灣主題公園今後再合作,並要求科學館公開篩選合作伙伴的準則。

的確,太陽館有直徑350毫米的真空太陽望遠鏡,是亞洲其中一枝最大的民用太陽望遠鏡,市民可對觀陽或其他天文活動有更深入了解。不過,有科學觀測工具,是否就代表具備科學精神?

此外,馬灣主題公園提倡的神創論,是建基於宗教而非任何對大自然觀察的神話,沒有任何實質證據支持。若與其中之太陽館合作舉辦活動,或會令更多人接觸馬灣主題公園的宗教資訊,由此令其偽科學在社會間蔓延,實在是完全違反科學節原意。

或許有人會反駁,貴館會盡力把關,不讓偽科學和真正的科學並列。很可惜,我們向貴館幾位同事查詢後得知,科學館絕不知悉合作伙伴所辦的活動內容,敢問館長,連活動內容也不清楚,何謂合作?加上公園過往亦曾被指以宗教神話當成歷史講述,我們難以確保活動毫無偽科學元素,不會加深市民對科學的誤解。

科學館為太陽館以至馬灣主題公園提供了科學認受,我們難以接受,香港納稅人的錢也絕不能用來支持迷信宗教。館長,請妳勿讓宗教團體騎劫科學節 。我們強烈要求科學館取消不清不楚的合作,並審慎選擇合作伙伴,以免被宗教團體利用,宣揚它們的反科學觀點。

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 聯署人士(排名不分先後)

Edward Ho

Henry Fung

Karl Siu

Dr. TC Chow

小肥波

Cheng KaYue

Jon Wong

Weiyan Ho

Medeleine Mok

Fong Fu Yun

Hau Chun Yu Sam

Chiu Wai Kei

Michael Au

Yu Hoi Fung (PhD candidate,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xtraterrestrial Physics, Germany)

Lau Hiu Fung

Yung Chi Yan

Wallen Wu

Taylor Chan

Vivian Wong

Hei Man Ho

Jojo Q Cheung

Weiyan Wo

Bfece Cadaei

Alex Li

Henry Chiu

Felix Chan

Bartholomew Tsang

Adrian Teng

Lizt Pui Suen Wong

Vinnie Chan

二零一四年二月廿一日

勿讓宗教團體騎劫科學節 Facebook Page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2-22)

我信神,但更信科學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29.56 am

上周, “Science Guy" Bill Nye 與神創論者 Ken Ham 辯論「現今科學年代,神創是否一個可行的始源模式 (Is creation a viable model of origins in today’s modern scientific era) 」。事前小肥波覺得 Bill Nye 根本無得輸,周末看完整場辯論過後,更覺得 Ken Ham 這類「聖經死忠」明明知道自己所講的不合邏輯,卻硬要宣傳,是自掘墳墓。事實上,英國的基督教新聞網站 Christian Today 進行的調查發現,不足一成的人認為 Ken Ham 勝出辯論,可見絕大部份人包括教徒都是理性的。美國福音派的 Pat Robertson 更在節目中指,我們現時已有很多証據証明地球不只六千年歷史,促請神創論者不要令自己成為笑柄。

科研的重要

其實,誰勝誰負不是最重要,Bill 與 Ken 兩位代表的思想更值得討論。

Ken Ham 代表著部份無知人類,他們盲目服從權威,即使那本是流傳了幾千年的故事書,卻信到十足,滿足於當中的解釋。其他異於聖經的解釋,一概不接受;而 Bill Nye 則代表了謙虛、勇於探求的人。他們面對難題,表明自己不能事事皆知,竭力追尋答案,使社會不斷進步。

Bill 此前明言出席辯論是為了讓人更重視科學教育。科研的領先不單能令我們的生活質素改善,同時也與經濟發展不無關係。美國之所以成為超級強國,正正因為其軍事、科研能力強橫。(短視的香港人絕對不會想到這一點,繼續炒股吧!)固步自封,絕對會弄出如北韓送太空人上太陽一樣貽笑大方的笑話。

科學與信仰絕不對立

Ken Ham 在辯論中不斷強調很多科學家也信神創造世界,這又與演化論、與科學對立嗎?不少教徒如 Pat Roberston 均指神可以演化方式一步一步的創造世界。証據擺在眼前,地球擁有過億年歷史、人類由猿猴慢慢變成智人……但竟還有如 Ken 一類人 “take the Bible literally" 指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否定科學與邏輯,正宗「阻住地球轉」。科學講求証據,以「理」說服人,而非獨孤一味的 “There is a book" 解釋所有現象。

說雖如此,我們不能完全否定聖經價值,就如很多中國科學典藉一樣,當中也記載某些現象的聯想,其中如約伯記38:22-23:

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麼?這雪雹乃是我為降災、並打仗和爭戰的日子所預備的。

Hast thou entered into the treasures of the snow? or hast thou seen the treasures of the hail, which I have reserved against the time of trouble, against the day of battle and war?

而我們的確從雪雹中找到天然的氮化物,可用作肥料之用。假如拋棄科學,我們無法驗證聖經所說的真與假。(其實還有更多正面例子,如有興趣自行 google)科學與信仰絕不對立,反之,因為科學的存在而令人類的信仰更為堅定。

信仰何從?

聖經,正如前文所說,只是人類編撰的故事書,有多少真確成份,我們無從稽考。但無疑,著書目的是為了導人向善。假如我們一本天書走天涯,這世界肯定會變成道德塔利班的樂園,斷章取義,甚或扭曲聖經原意以達到目的,你又會想生活在這樣的社會嗎?

小肥波信「神」,但不是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伊斯蘭教等等教派信奉的神或經典,我信的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概念:無論有無天堂地獄輪迴,人都應該行善。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2-12)

淫亂的基因

via flickr / burgerszoo

via flickr / burgerszoo

獸父性侵兒女,時有所聞,去年十二月澳洲就揭發了一件駭人的四代亂倫事件,當中涉及40名家庭成員,爺孫、叔伯、舅姪、兄弟、姊妹……總之你想到的近親性侵都能在事件中找到,他們誕下的嬰孩,很多天生有缺憾,如盲或聾,甚至兩者皆有之;而且他們被「囚禁」在無水無電的荒廢農村之中,第三、四代的甚至連說話也不懂,就似回到古人一樣的生活。

你會問點解會有人可以做得出這種獸行,忍受到這種生活?坦白講,他們是井底蛙,根本未踏出過自己的農村,當然不會知在社會正常道德觀念下,並不容許近親性交,誕下畸胎。與世隔絕,是可怕的,所以我們更應該珍惜眼前自由與知識。不過,對比起50萬年前的人類祖先,這件事可能小巫見大巫。

古人類的亂交

2010年,科學家發現人類有部份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基因,從那時開始,科學界懷疑現代智人 (Homo sapiens) 的祖先與其他近親如尼安德特人雜交 (interbreed) 。之後,考古學家在西伯利亞的丹尼索瓦洞 (Denisova Cave) ,找到疑似尼安德特人指骨化石,但最終檢定並非智人或尼安德特人,而是「第三種人類」 — 丹尼索瓦人 (Denisovan)

而在同一洞穴最新發現的腳趾骨化石,是屬於尼安德特女人,她亦帶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由此推斷這位女士的祖先曾與丹尼索瓦人「有一手」。另一個更值得留意的地方是,這位女士的基因還帶有一些我們未知的基因,有機會是與其他人種 — 直立人 (Homo erectus) 雜交。該考古團團長 Svante Paabo 表示這並非罕見,因為當年現代智人橫越歐亞大陸時都曾與「其他人類」雜交。

這種亂交,以筆者的角度來看,與人類跟其他靈長類造愛無疑,是件十分噁心的事。

這種噁心的感覺(連同澳洲事件),源於我們的道德觀念。《孟子.離婁下》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人類有仁義禮智,即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有知善和行善的能力,有人的尊嚴,自覺異於禽獸;而禽獸只有慾望,只懂滿足和不滿足。社會秩序之所以井然,正正因為我們有道德,比禽獸多一重自省能力,能感能群體施加道德壓力,即使慾念上頭時,仍有理智的保護。假如我們將倫理拋諸腦後,上天也會懲罰我們:若某物種有亂倫的傾向,生出低質後代,就會被淘汰。因此禽獸都有普遍避免亂倫的天性。

無可否認,人類有原始的慾望,但人倘若放縱欲望,著重感官享受,就會退化成禽獸。不過,話說回來,有時近親聯婚出於權力、政治因素,最終也會導致皇國覆亡,著名的例子有歐洲歷史上其中一個顯赫,統治地域最廣的哈普斯堡王朝 (Hapsburg) [註]

哈普斯堡王朝

16世紀中葉,查理五世 (Charles Quint) 將自己的皇朝讓給其弟費迪南一世 (Ferdinand I) 掌管奧地利分支,而兒子腓力二世 (Felipe II) 則接掌西班牙分支。當時,皇朝為鞏固勢力,不斷與叔姪、表親聯姻,令後代基因出現問題,男嗣斷絕。西班牙分支最後國王卡洛斯二世 (Charles II, 西班牙語: Carlos II) 更身患多種遺傳病:智障與跛足等等。他亦被診斷出陽痿,無法誕下男嗣。在1700年去世後,由法國的安茹公爵腓力即位成為國王腓力五世 (Felipe V de Borbón) 。而奧地利分支亦在1740年覆亡。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18.12 am

其實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人類本身。請反復思量,我們人類天生是享受慾望(無論是權力或是性慾),抑或是受制於欲望而埋沒了本性。

註:可參考 2009 年 The Role of Inbreeding in the Extinction of a European Royal Dynasty 報告,當中指近親聯姻是令多代國王出現複雜病史與皇朝覆亡的主因。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1-21)

鑲金的藍鰭吞拿魚

via flickr / robbiereviews

via flickr / robbiereviews

小肥波同其他香港人一樣都很喜歡吃壽司。板前壽司的老闆 Ricky San (鄭威濤)更將這壽司熱潮帶去另一層次 — 2008年起連續四年[註],於築地漁市場投得代表幸福的日本一藍鰭吞拿魚,像是向日本人施下馬威:我有錢就可以買起你的幸福。當然這個宣傳技倆是有代價的。木村清為了日本人的面子(也為自己的壽司店宣傳)與 Ricky San 等外國競爭者周旋,2013年更以癲價1.55億日元(約1366萬元)投得日本一。

有人預測今年成交會再創新高,但結果木村清只用約736萬日元(54.4萬港元)就能將幸福留給日本人。除了因為今年 Ricky San 被癲價嚇怕,更重要是能競投的本土藍鰭吞拿魚由去年四條,上升至今年三十條。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0.59.41 am

吾等凡人當然不能抗拒拖羅 (Toro) 的肥美,但人類過度捕獵藍鰭吞拿魚,令四個品種裡有三個在野外絕種邊緣,忍口不吃牠們是常識吧!話說回來,究竟何時開始,人類發現了藍鰭吞拿魚腩這種只應天上有的神級味道?

藍鰭貓糧到全球追捧

翻查記錄,在六十年代,根本無太多人吃藍鰭吞拿魚。美國人只會用以製作貓糧,幾美仙就有一磅;日本人也不太愛吃,嫌其魚肉太油膩且血淋淋。不過,自壽司傳入北美,風魔當地人後,美國人愛上藍鰭吞拿魚魚腩的油脂。其後,日本人亦開始在七十年代有樣學樣吃藍鰭魚腩,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從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的圖表可以看到,1970年之前,只有日本與美國捕獵藍鰭吞拿魚。之後,日本開始大量輸入以製作刺身與壽司,諸如台灣、韓國、墨西哥也加入捕獵戰團;而他們超過一半的漁獲是一歲不到的「魚毛」(成熟期為8至10歲不等),是極度不可持續發展的捕魚方式。過去數年,眼見藍鰭數量急跌,國際間要求保護藍鰭的聲音愈大,但多個漁業大國如美國、日本、紐西蘭等都反對限制捕獵數目,阻撓立禁制令。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0.59.54 am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00.02 am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亦指,1970至1990年,西大西洋捕獲的藍鰭數目上升超過20倍,平均出口價,飆升100倍,且幾乎全都出口至日本,可見這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各國漁民自然也想分一杯羹。到今時今日,美國東北新英格蘭地區捕獲的藍鰭,最終也會出現在東京壽司店裡⋯⋯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00.19 am

日本一或藍鰭吞拿魚是否真的鑲金,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當中只有很少部份涉及魚本身。正如前文所說,競投本身就是一種宣傳,成功投到魚是種身份象徵,顯示食店的實力。今年的日本一以低價售出可能有兩個意義,一是日本人(或 Ricky San) 不想再引人注意,二是無人再在乎藍鰭有多矜貴,旦求能滿足口腹之欲;美國非牟利機構 Pew Charitable Trust 在日本一成功競投後數天宣布,全球藍鰭吞拿魚數目比1950年代暴跌96.4%。如果我們還只為肚子的幸福,我想我看到我們子孫的未來:窮得只能吃鈔票⋯⋯

延伸閱讀:

Tuna Fisheris, Trade, and Market of Japan, NOAA Technical Memorandum (1999)

Stock Assessment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in 2012, ISC

註:只有 2008 年是由板前壽司獨自投得,往後三年均與日本另一壽司店聯手競投。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3-1-15)

Asimov 五十年前的預言

asimov-590x330

via geek.com

人類將會住在地底,房屋不再有窗,而是由轉換場景的四面牆組成;生活物資將由一束束管道送到府上……

這些看似科幻小說的場景,其實是由著名科普作家 Issac Asimov 於五十年前預言2014年人類生活的狀況。

1964年八月,正值紐約世博會,《紐約時報》刊登了 Issac Asimov 展望未來的文章,預測人類文明將發展成如何。筆者相信他真的將世事看透了,預測的事情有不少經已實現!小肥波特意將他的「預言」做個 checklist :

已實現

  • 全球人口約65億(現己超過71億)
  • 能做簡單任務之機械人
  • 3D 電影
  • 太陽能發電
  • 智能電話,作視像通話、長途電話,看文件、相片等
  • 人類已送機械探索火星
  • 忙於研發自動駕駛汽車 (Google Driveless Car)
  • 植入人工部件,代替部份受損器官
  • 死亡率下降,人類更長壽,某些地區的人平均壽命可達85歲

1956年廣告

部份實現

  • 核聚變試驗發電廠 (Fusion power plant)
  • 成功研發可控核聚變發電技術,但於法國的國際熱核融合實驗反應爐 (International Thermonuclear Experimental Reactor) 最早要2019年才完成工程。
  • 無線電器
  • 但並非使用來自核能廢料的放射性長壽電池,電池也沒有為人類提供一半以上的能量
  • 地球上的人與太空人同步對話
  • 但不是利用激光傳送,也未能與火星上的太空人聯絡,因為根本未有人類到達火星!
  • 3D 電視
  • 但電視並非 Issac 所寫的「真人大小」,電視也不會轉動讓四面的觀眾看到芭蕾舞表演。
  • 高中生學電腦語言
  • 但不是全部學生也學編寫程式(至少香港不是)
1956年廣告

1956年廣告

未實現

  • 地底或海底居所
  • 人類居住在地底或海底。地面將只會用作大型耕種、放牧與綠草地。
  • 城市規劃與管道
  • 市中心人行道將會是輸送帶,並會在車路之上;壓縮空氣管道運送物資,更可送到指定地方。
  • 窗是過時產物
  • 房屋只有四堵不停轉換場景的牆
  • 自動廚房
  • 人類只需將食材倒進機器,調較時間制,定時定候就可用餐。不過,如果宴請親朋,依然是人手煮食。
  • 懸浮汽車
  • 汽車不會再有車輪,會離地一至兩呎飄浮,在水面也可行走,故此不會再有橋的存在。
  • 太空發電送回地球
  • 在太空收集太陽能傳回地球。

生活質素提升了嗎?

據 Issac 所抽繪,因為地球氣候變遷,人類最終要在地底或海底生活,遠離大自然。縱然能耕作,也面臨糧食危機,要轉以藻類和酵母製成的能量棒維生。人口膨脹,人類就連沙漠與兩極也不放過,開發為居住地區,全球各地都成為了曼克頓——同樣擠逼。他相信2450年前,這個社會因人口稠密而崩潰,然後或許再也沒有文明⋯⋯

另一方面,由於機械發達,人類只做一些不能以機械取代的簡單工作,生活隨之變得乏味單調;人類將會患上「苦悶症」,每年患者人數節節上升,症狀也愈漸嚴重,對精神、情緒甚至社會也有莫大影響,只有從事創作的人免受「苦悶症」折磨,他們亦會是社會精英,因為他們不單只是一台機器。

這是理想的生活嗎?小肥波相信誰都不喜歡這個未來。Asimov 受時代局限,低估了人和大自然有著深切關係,當中包括生理和心理需要,所以才有地底無窗居所的念頭。要記住,人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我們必須依賴大自然才能活下去。科技可能令我們錯覺人定勝天,可以主宰一切,但人類肆無忌憚破壞自然規律,最終人類也會自取滅亡。

要解決環境、社會問題, Issac 認為人口控制將會成為關鍵。不過,未來如何,當然並非由他一人說就成了。你想要怎麼樣的未來,就得要付出怎麼樣的努力。要是我們繼續污染地球,人類連地底海底也沒法住。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1-7)

「女人唔應該揸車!」

via flickr / State Farm

via flickr / State Farm

標題或者會有人覺得我性別歧視,首先容許小肥波自辯一下,這句說話,是幾年前旅居日本時,接待筆者的中込先生說的。

當時筆者與朋友、中込先生一行人剛在超市買好晚餐食材,中込先生準備小心翼翼將私家車駛出超市停車場……突然一輛七人車正以不正常的高速從右邊小路竄出。幸好,中込先生及時剎停,沒有釀成任何意外。那七人車上的女司機也「被我們嚇壞」,也急剎車來,中込見狀即時下車,用日語破口大罵,他罵完後上車繼續發表偉論,大概就是女人天生根本無揸車的能力,因為她們的腦跟男人的構造不同,不懂看清楚路面情況,所以不應給她們駕駛執照云云。一直自顧自的說了七、八分鐘。

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這段說話還是很厭惡,但最新研究顯示,男人腦部的確與女人的不同,在操控機器與運動能力上較女人優勝,女人則在直覺、分析力比男人為佳。

之前的研究已經發現女士們有更好的語言記憶與社交認知,因為她們大腦有較多的灰質 (grey matter) ——負責信息處理的物質,男人則有更多的白質 (white matter) ——負責身體協調的物質。不過,從來無人研究過男女左右腦之間的連繫有否不同。

我們先要了解左、右、前、後腦大概有什麼不同的工作:

左:邏輯思考

右:直覺思維

前:動作

後:感覺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0.40.13 am

而報告發表的圖片則顯示男人(圖上)左右腦兩邊分別於有更多前後腦的連接,而女人則有更多橫距左右腦的連結。這代表什麼?即是女人比男人更心思細密,分析力與直覺都較男人好,因為她們同時用上兩邊腦的機會較多;男人在運動方面則天生勝過女人。那究男人還是女人揸車較好?

研究員指,雖然男人與女人腦構造平均有如此分別,但不排除個別男士會較有洞悉力或女人較有運動能力。小肥波就是那種手腳不協調的「女人」,所以不要再以男女腦不同而性別歧視了!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