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有份的廢海膠之禍

epSos .de / flickr

epSos .de / flickr

除了左膠、煩膠、花膠、真心膠,小肥波跟你說還有廢海膠。日常使用的塑膠製品,原來每年有 800 萬公噸流進大海,影響海洋生態。保守估計,到 2025 年,廢棄海膠如果變成保鮮紙,足以每年覆蓋地球表面的 5% 。

800 萬公噸這個數字,對於常人來說難以想像。上星期刊於《科學》期刊的報告就指,數字相當於全球的海岸線每米有 16 大袋廢膠。其中三分之一來自強大的中國,一成來自印尼;全球二十大棄膠國家,除了美國,均是發展中國家,主要是因為廢物處理系統跟不上經濟快速增長的步伐。而美國貴為二十大唯一已發展國家,每年產生的廢物約佔全球 1% ,每人每日所製造的塑膠垃圾更超過 2.5 公斤,是強國的兩倍。

研究團隊分析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地中海以及黑海沿岸的 192 個國家,計算各國每人每年製造多少垃圾,當中塑膠佔的百分比以及其不當處理的數字。在 2010 年,全球產生了 2.75 億公噸廢膠;接近 1 億公噸是由海岸線 50 公里範圍內的居民造成,當中有 1270 萬公噸海洋廢膠由他們傾倒。

報告無包括內陸國家經河道流入海洋的廢膠,同時,廢膠會分解成碎片又或被其他海洋生物吃掉,所以數字只是保守估計,實際廢膠數量更多。澳洲是其中一個重災區,七成半的海岸廢物是塑膠(簡稱岸膠),平均每米的海岸線就有 6 件岸膠,其海域每平方公里就有 40,000 件廢膠。

據估計,有約 6400 至 24.5 萬公噸的廢膠在海面漂浮,對海洋生態造成極大的損害。因為科學界已知超過 690 種的海洋生物會與這些廢物互動。海龜會誤以為浮膠是水母並吃掉之,全球就有三分之一的海龜誤食廢膠;而其他生物如海鳥更會將發泡膠粒、膠玩具吃進肚子。

更甚的是,塑膠是化學物的「磁石」,會將金屬、肥料以及其他有機污染物吸附其中,海洋生物吃了就會吸收這些污染物,假如牠們成為人類的盤中飧,長期進食健康堪虞。

專家指,其實只要五大棄膠國——中國、印尼、菲律賓、越南與斯里蘭卡,在廢物處理有一半的改善,已可減少 25% 全球失當處理的廢物;已發展國家亦有同樣的責任,減少製造與使用塑膠,並提高循環再用的數量,你都唔想自己變得愈來愈膠吧?

報告:
Jambeck, J.R., Geyer, R., Wilcox, C., Siegler, T.R., & et al. (2015). Plastic waste inputs from land into the ocean. Science, Vol. 347 no. 6223 pp. 768-771. DOI: 10.1126/science.1260352

原刊於立場新聞

全球暖化:大雨防不勝防

SFT HQ / flickr

SFT HQ / flickr

科學家多年來明言,人類活動所排放的溫室氣體引致全球暖化,提醒我們不再減排,後代的生活將會面對更多極端天氣。

事實是,我們的生活早已受影響,君不見這幾年香港的冬天,真正凍的日子愈來愈少,夏天多了特大暴雨嗎?宏觀一點來看:溫升造成更多的熱浪、乾旱;空氣中的水蒸氣增多,暴雨變得頻繁,導致海水水位上升;海水因吸收溫室氣體變酸,影響海中生態,海產減少⋯⋯所有的惡果都是人類一手造成。

有些無知的人會問:多了雨,不是更好嗎?

要明白,大氣的水蒸氣負載量 (moisture-carrying capacity) ,其實與氣溫掛勾。當氣溫上升,大氣濕度就會增加,不單會形成更多雨水,累積的雨點會更大;這種雨量的改變亦會影響大氣的流動,致使乾旱地區愈乾,濕潤地區愈濕。從以下的兩個圖表,我們正可以見到這種趨勢,美國東北愈來愈濕,而西南部則愈來愈乾。再者,暴雨多了不等於總雨水量成成正比地增加,只是代表雨點大了而已

圖 1. 1958 年至 2012 年美國暴雨分佈圖。 
Image from Melillo et al. (2014).

圖 1. 1958 年至 2012 年美國暴雨分佈圖。
Image from Melillo et al. (2014).

圖 2. 1991-2012 年的年度降雨量(對比 1901-1950 年),各地雨量明顯有很大差異

圖 2. 1991-2012 年的年度降雨量(對比 1901-1950 年),各地雨量明顯有很大差異

暴雨的增多亦同時增加了水浸的危機,造成居民傷亡、財物損壞、建築倒塌等,有幾好呢?人類經已令地球五勞七傷,水循環只是其中較易觀察的一環。如果人們繼續對全球暖化視而不見,甚至視之為 bullshit ,同某 689 藐視民意有什麼分別?

報告:

  1. Chung, E.S., Soden, B., Sohn, B.J. & Shi, L. (2014). Upper-tropospheric moistening in response to anthropogenic warming.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early edn 111(32): 11636–11641.doi: 10.1073/pnas.1409659111
  2. Abraham, J., Stark, J.R. & Minkowycz, W.J. (2015). Briefing: Extreme weather: observed precipitation changes in the USA.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Paper 1400015. DOI: 10.1680/feng.14.00015

延伸閱讀:
烽煙不斷看暖化》 — TC

原刊於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我想說的是⋯⋯

主場新聞死,立場新聞生。我當然興奮,但畢竟時間巧合,狠狠批評蔡生、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

其實,蔡生最終有什麼解釋,人們仍會覺得那是辯解、是典型香港聰明仔,有事縮先。那又如何?況且,主場執笠的信已說得很清楚,有必要「打爛沙盆璺到豚」嗎?

有些人不齒博客在執笠前未被通知就刪站,心血全失。我想說即使我一篇稿也沒有存底,也不會說蔡生或主場欠我什麼,因為這是博客自己的責任去為自己的文存檔,只能呻自己唔多一條心。

再說,主場不只是蔡生與其他創辦人的心血,也是各位員工兩年來湊大的孩童,突然被殺害,沒有人想;當其他人說三道四時,主場上下以及員工一致的都沒開腔,一直以來所受的壓力,沒人(包括我)可以想象到。

而我更不明白,為何網民可以未看立場新聞先判其死刑。請記住,批評很簡單,易地而處很難。不是要你相信蔡生又或回歸的大部份前主場員工,而是請先放長雙眼,看看立場新聞做出什麼樣來再評論。

要說的其他博客都說過了,決定回立場當個爛鬼博客。蔡生沒欠你錢、又不是桃色糾紛。講咁多做乜,回去看新聞與好文章就是了。

2014 史上最熱 只是時間問題

Martin / flickr

Martin / flickr

立冬、小雪已過,天氣應該顯著地轉趨寒冷。可是,小肥波今天仍然穿著短袖衫,靚女同事繼續小背心。點解會咁暖?

當然,十一月不是香港最寒冷的月份。根據天文台的紀錄,1956年的十一月曾錄得 16.3℃ 的平均最低氣溫,而最近一次十一月平均氣溫低過 20℃ ,已是 1988 年 (19.9℃) 。

我想說的是,人類排放大量溫室氣體導致全球暖化,香港不能獨善其身(要不,就不會說是全球)。美國太空總署確認,今年的八月、九月、十月連續三個月打破最熱紀錄,而NOAA (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管理局)、日本氣象廳上星期發表的十月氣溫數據,也與之類同,顯示暖化趨勢跟學界所預測的一致。2014年更很大機會成為史上最熱的一年。

201401-201410

Credit: NOAA

我知道有人仍然不相信全球暖化是事實,請即管看看 Climate Central 製作的短片。 此片以動畫形式顯示 1880 年至今的全球平均氣溫的變更。

全球最均最低氣溫紀錄自 1909 年,再未被打破過;相反, 80 年代後,差不多每隔幾年就打破一次最熱紀錄。史上最熱的十年,除 1998 年外,全都是千禧年後出現,我們能抽手旁觀嗎?

習總早前與奧巴馬達成的共識,只是解決問題的一小步,要改善氣候,普羅大眾必須改變生活細節,出門多用公共交通工具、減少浪費電力、用水以至過份消費等等,否則再多的協議也是枉然。

伊波拉真相 邊有咁得人驚?

伊波拉三月爆發至今,已有 10141 感染病毒,造成 4922 人死亡。香港人遠在亞洲,當然覺得未「殺埋身」。

最近瘋傳大陸早已有多宗伊波拉病例,但被當局竭力壓止消息發放,情況就如 03 年沙士一樣,而香港人終於在此時真正關心問題。

當然,中港「交流」頻繁,假如有漏網之魚,香港一定出事。至今香港未有首宗病例,小肥波相信純粹謠傳,大可安心。

假如讀者們仍然擔心,不妨看看美媒 CNN 製作的短片。當中說明,病毒可由接觸傷口、五官、生殖器進入身體,又或者經由接觸受感染的動物體液或其生肉而遭受感染。

伊波拉潛伏期平均為 8 至 10 天,早期病徵類似感冒:發燒、頭痛、喉嚨痛、肌肉疼痛等常;後期則會上吐下瀉,皮膚出現紫色斑點。

即使病好,病毒仍可殘留患者精液中達3個月,但將至少擁有10年免疫力。

再看香港衞生防護中心的短片,我得著甚少,而且浪費納稅人的錢。明明 Ebola 一字的併音是 /ɪˈbəʊ.lə/ ,何來「埃」呢,這是什麼病毒正名呢?真的「無眼睇」。

這夜再累,我不敢睡

103416798這夜再累,我不敢睡。

我不再因有香港警察的存在,

而安穩入睡。

我覺得這班「紀律部隊」很可怕。

明明被打的,被控罪拘留;

幫手捉犯的,被噴胡椒噴霧。

疑犯呢?三個字:消遙法外。

就算「做樣」捉人,竟然街頭捉完街尾放。

醜事傳千里,外國傳媒也指旺角騷亂顯然是有黑社會參與。

警民合作,似乎是警方與黑社會合作吧!

曾偉雄署長,你敢說沒有選擇性執法?你還敢說警方是正義嗎?

正義不是你說就是,這樣的正義我與廣大市民也不要。

689 、林鄭,為何不好好跟學生對話,了解所謂「少數人」的意願,硬要用這些骯髒手段,去破壞政府/警方僅有的權威?

無句真、無承擔、無口齒的政權,我不服,也不想要。

反佔中、支持警方的人士,你們還有什麼詭辯,去解釋今日發生的事情?

請你們告訴我!

室內空氣污染殺人多過愛滋

Mahat Tattva Dasa / flickr

Mahat Tattva Dasa / flickr

好多人關心室外空氣污染,每天望著那個自欺欺人的「空氣污染指數」。政府話循序漸進,袋住先,你就無奈繼續大口大口吸進廢氣。你有所不知的是,室內空氣污染也是個大問題。

要知道,全球主要分佈於亞洲與非洲的貧窮人口,有約 30 億人。他們仍然在欠缺通風系統的廚房,以柴、煤甚至米田共等較髒的燃料煮食,所產生的煙會引致肺癌等的多種呼吸道疾病,每年更殺約 350 至 430 萬人 — 比因愛滋(160 萬人)與瘧疾(62.7 萬)總共的死亡人數還要多

室內空氣污染死亡人數(每百萬人)

via doi:10.1016/S2213-2600(14)70168-7

via vox.com

燈光,是另一室內污染來源。 LED 因省電且壽命長,逐漸取代光管、鎢絲燈等光源。但不少家庭仍負擔不起,並點火水燈照明⋯非洲人更會以煮食爐具在夜間取暖;也有些地方,如尼泊爾、印度北部,因極端氣候,需建造密不透風的家居,節省能源,致使有毒物質殘留室內。

正所謂男主外,女主內。室內污染最受害的自然是「煮飯婆」,其次就是小朋友,他們由家長照顧,長時間留在烏煙瘴氣的住所,加上身體機能較弱,受害也更大。

其實,一直以來也有人關注這問題,研發一些更潔淨的煮食爐,避免在煮食時產生毒煙,危害健康。 例如在 2009 年獲獎的 Chulha

各地也有不同的研究,分析煮食爐如何改變健康。 有學者就曾証明換用有煙囪的火爐,能有效減低兒童患肺炎的機會於印度進行的研究亦指,連帶煙囪的潔淨煮食爐,一年內能顯著減低家居毒煙積聚。然而,四年之後卻對健康毫無改善 — 人們寧可用回原本的炭爐,也不願經常維修以及清潔實驗煮食爐。

愛滋你可以戴套、唔濫交預防,但總不能叫人不吃飯、瞓街預防室內空氣污染吧?

說穿了,貧窮是室內污染問題根源所在。

單以小肥波的力量,沒有方法去扶貧,我更不會研發太陽能煮食爐般的 bullshit product 。至少讓人知道用煤炭爐煮飯,也是種慢性自殺,減少使用。地球的氣候問題也會舒緩一點吧!

源頭論文:
Gordon, B.S., Bruce, N.G., Grigg, J. & et al. (2014). Respiratory risks from household air pollution in low and middle income countries.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Early Online Publication, 3 September 2014. doi:10.1016/S2213-2600(14)70168-7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ustralia / Flickr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不受控,就如「地溝油」事件般愈爆愈嚴重,利比里亞受感染人數更是幾何級數暴漲。截至 12.9 的通報數字,己有 4366 人染病,死亡人數高達 2218 人;世衛又估計,在疫情受控前將會有超過二萬人受感染伊波拉。

Credit: WHO

利比里亞感染人數不斷上升。 Credit: WHO

現時疫情最嚴重的利比里亞與塞拉里昂,因醫療設備簡陋、防疫意識不足,懷疑個案也特多,顯示當地對病毒並不了解。即使中美兩國分別宣布提供資金、軍事以及醫療援助應急[1] [2]。然而,遠水不能救近火。最急切的其實是研發特效的伊波拉治療方法,減低發病率與死亡數字,阻止病毒續繼蔓延。

Credit: CDC

Credit: CDC

各國已陸續進行疫苗與血清試驗。不過,大多數人心中的疑惑是:對人類有效嗎?安全嗎?

疫苗試驗

ESK 藥廠與美國國立衞生研究院正在測試的疫苗,由黑猩猩腺病毒 (Adenovirus) 研發而成,因腺病毒的部份基因與伊波拉相同,能讓免疫系統能辨認其表面蛋白,加快產生對付類似病毒抗體,原理跟種牛痘醫天花相似。

腺病毒疫苗此前廣泛應用在治療瘧疾、丙型肝炎的臨床測試。而在伊波拉的臨床測試雖則只試過 25 次,效果不俗。

試驗將會在 60 位健康成年自願者身上進行。在未來 6 個月作出 9 次檢查,以確定其成效。但健康人士與患病者注射疫苗的效用差別多大,我們仍無法得知。

血清試驗

至於美國醫生薩克拉接受另一位伊波拉康復者輸血的案例,則屬於血清試驗。原理是康復期血清 (convalescent plasma) 有大量抗體,對付病毒。

這一方法早在 95 年剛果伊波拉爆發時曾使用。當年,有報告指使用血清治療,治癒率高達八成七。值得留意的是,當時只有 8 位病人接受療法,其中一名病人治療失敗逝世。 Sampling Number 太少,不能以此作準。

再者,此方法確有潛在危險。一是血清有機會有其他病菌;二是非洲的衛生惡劣,並非我們能想像得到,輸血隨時變輸命。

有危必有機,世上從來就沒有百份百安全、 risk-free 的治療方法,每個理論,都由看似不可能的想法而來。正所謂士急馬行田,在非常時期,以非常手段穩定疫情,避免伊波拉擴散至其他國家,變成全球危機。當然,到時香港人先會識驚。

延伸閱讀: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家長反疫苗,請對得住下一代

[1] U.S. to Commit Up to 3,000 Troops to Fight Ebola in Africa – New York Times
[2] WHO welcomes Chinese contribution of mobile laboratory and health experts for Ebola response in west Africa – WHO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via vox.com

2014 數字截至 24/7 via vox.com

重慶大廈伊波拉疑雲,很多人嚇破膽,不知今次儍人會搶甚麼?

伊波拉肆瘧西非,被高度關注,感染人數以及疫區之大均是史上之最。截至八月四日的世衛數字,已有 1711 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 930 人。依波拉多次爆發,香港人都無動於衷,今次大檸樂,病毒跨境傳播先識驚。但香港人對這種病毒非常無知,更恐懼中招必死無疑。究竟遠在他方的香港有多危險?驚就睇真啲,我們一起揭開伊波拉的神秘面紗。

爆發源

伊波拉由 1976 年首次發現至今差不多 40 年,每次爆發都來去如風。雖然醫學界仍未確定病毒來自何種動物,但曾有研究發現果蝠帶病毒抗體,估計牠們是其中一種宿主。而今次西非首次爆發,有專家就懷疑是中非帶毒蝙蝠遷徙到畿內亞時,被擒作當地食用時引起。

畿內亞的 patient 0 相信出現於 2013 年,當地較為醫療設備落後,加上醫護人員缺乏經驗與訓練,疫情延至三月開始全面爆發,並傳至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亞。而其中一位病人更成功登上飛機,將病毒帶到尼日利亞。國際間亦因為幾位醫生(包括塞拉利昂最頂尖的伊波拉專家 Sheik Umar Khan )受感染病死才開始注視問題。

guinea-liberia-sierra-leone-2014-current

截至 20.7 ,畿內亞、塞拉利昂與利比利亞多個地區出現病例。

 

九成死亡率?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醫學界暫時發現五種伊波拉病毒, Zaire 伊波拉病毒的確在此前的爆發試過殺死九成病人(個別病人染病更是 100% 死亡率),但綜合自 1976 年以來的爆發,死亡率實際上是 68% 。相比起沙士的 9.6% 死亡率仍然是相當高,但絕非必死無疑。九成死亡率只是人們在傳媒渲染下的 stereotype 。同時,史上 25 次(計埋今次)爆發,只有 7 次受感染人數超過 100 人 ,總計 2522 人病死。相比瘧疾每天殺約 3200 人、肚痾痾死 4000 人簡直無得比。

西非史上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疫情,正如前文所說,當地並無經驗與訓練對抗病毒,防疫措施出現漏洞致使病毒不斷不受控地蔓延。但其死亡率仍能壓止在約 54.4% ,相當令人鼓舞,亦不得不讚揚當地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在緊急關頭繼續緊守崗位。

七孔流血致死?

其實染上伊波拉病毒的初期症狀猶如普通感冒:發燒、頭痛,亦會上吐下瀉,後期才會有機會七孔流血,望清楚,是有機會而已。有專家分析過 95 年伊波拉爆發時,只有 41% 病人眼耳口鼻甚至菊花出血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而伊波拉致死原因實際是多重器官衰竭,其強大入侵能力,令人體白血球殆盡。專家仍在了解病毒如何入侵人體,但相信是病毒能製造干擾免疫系統的蛋白質。

傳播媒介

伊波拉不如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以空氣傳播,其有限的傳播能力也是每次爆發來去如風的原因。只要不接觸病人的體液或用品就能避免,換句話說,保持基本個人衛生,足以保命。

更重要的是,避免捕捉野生動物作食。不過,要非洲人戒吃「野味」談何容易?非洲人本身無錢買豬、牛、雞肉,才挻以走險吃「野味」,補充日常蛋白質。況且非洲人連自己吃的也不夠,無法圈養牲畜待牠們長大後吃掉;即使政府禁止野味買賣,非洲人也不願/能放棄這傳統飲食習慣⋯⋯

香港人會感染嗎?

這應該是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我答你:好_難。一是伊波拉人傳人的能力非常低,你在飛機上就算幾逼都很難接觸足夠的病人體液吧?二是已有症狀的病人,早已在非洲被禁止登上國際航線的飛機(注意伊波拉潛服期很短,由兩日至廿一日不等,很易被發現,尤其在這非常時期)。

無國界醫生:遲兩年爆發無咁慘

假如真的不幸中招,很遺憾,現在沒有特別治療對付伊波拉,只能以支持性療法為主,包括平衡病患的體液及電解質水平、維持血壓及氧氣狀況、補充失血和凝血因子、併發性感染的治療等。

四十年來,不斷有學者研究不同類型的疫苗,但在缺乏資助以及全球需要而在不同階段擱置。即使最接近完成階段的疫苗也不能即時投產推出。

其實早在 2005 年,美國學者 Heinz Feldmann 已經以水疱性口炎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作基礎製作疫苗,並証實對患伊波拉的獼猴有效,相信能用於預防病毒及剛受感染的病人,不過因缺少資金而不能進行人體測試。

無國界醫生 Armand Sprecher 就指今次的爆發 timing 實屬不幸,假如遲多兩年先爆發,好可能疫情就無咁嚴峻:

If this had happened a year or two from now maybe we’d be in a better position.

如果伊波拉是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會否又有另一番景象?假如有日大爆發,非州失控,所謂先進文明世界是否落閘放狗?小肥波相信唔係全人類都咁自私⋯⋯至少那班仍在努力奮鬥的醫生不會。

不過邊有咁多如果?

2045 年會點?英國官方預言話你知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2045 年,如《生化危機》中的跨國企業 Umbrella 公司將會掘起;人類的 DNA 可被科學家任意運用⋯⋯這些科幻故事情節,正正刊在英國國防部的智囊團最新發表的報告。

小肥波曾經寫過著名科普作家 Issac Asimov 於五十年前的預言,當中有部份經已實現,英國國防部也不甘後人,推出《Global Strategic Trends — Out to 2045》,預視未來將會如何。但,國防部的官員連忙否認報告絕非預言,亦非反映政府政策。

也對的,做出準確預言,要視乎科技發展的步伐。隨著我們接觸最新科技的機會增多(多得互聯網出現),相信世界的變更速度將會愈來愈快。與此同時,我們面對的個人以至國家私隱、安全問題,將會受日新月異的科技衝擊。在報告中,國防部提到本世紀中期的潛在危機,如氣候轉變、城市化蔓延與自然資源如食水的壓力和影響, 2045 年將會:

人口與環境

  • 人口「爆膨」,全球將有 100.4 億人居住(現時數字為 72 億)
  • 超過 70% 人口住在城市
  • 39 億人受食水短缺之苦
  • 網上社區興起,有機會減少以國藉區分不同的人

科技

  • 無人駕駛交通成為主流
  • 自動化系統取代人類,導致失業率高企,社會動盪
  • 機械人將會改變戰爭,但因道德問題,仍由人類軍官作重要決定
  • 人類 DNA 排序成本降低,個人的 DNA 可被運用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軍事、戰爭

  • 跨國企業發展自己私人軍隊
  • 罪犯或恐怖分子能以更便宜價錢獲得無人飛機或太空衛星
  • 中國軍事開支將會遠超美國;俄羅斯則繼續百廢待興,未能與中、美甚至印度匹敵
  • 環境戰爭將會出現:以昆蟲或半機械昆蟲感染動、植物,散播疾病
  • 另類貨幣出現,各國犯罪份子更易轉換、籌集資金
  • 未來武器包括長距離激光武器,能釋放強大電磁能或幅射,破壞基建設施與損害人體健康(但不致命)

報告又預測 2020 年前,地球軌道將有多達 500 個小型人造衛星發射,會與現有的千多個更多機會碰撞及受襲——有些更是恐怖分子或大企業發射的間諜衛星,監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從以上的「預言」,可看到英國部份人的確擔心未來會變得可怕。不過,報答補充由於全球化,將無單一國家不能以己之力,左右全球大局,相信地區性衝突將會減少。究竟未來會否如英國國防部所說,我們拭目以待。現在能做的,只有活在當下,期望在街上不會被突如其來的衛星碎片砸死。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