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突變要驚嗎?

伊波拉病毒依附在猴子腎臟細胞
NIAID / flickr

伊波拉病毒依附在猴子腎臟細胞
NIAID / flickr

上週,英國傳媒 BBC 以《Ebola outbreak: Virus mutating, scientists warn》為題,報道伊波拉正在突變,有些病人甚至毫無病徵,擔心最終演變成空氣傳播,殺人更多。

西非伊波拉疫情確實嚴峻,至今死了超過 8,900 人,但仍未研發到特效藥與疫苗,更有報告[1] 指伊波拉在塞拉里昂爆發的頭 24 天有顯著突變。我們是否要盲搶特敏福、工業級口罩頂住?

小肥波同你講,突變根本就如你肚餓要食飯一樣,是所有生物必經階段,正常不過。

突變是什麼

不同的生物都有自己一套的遺傳基因(即去氧核糖核酸 [DNA]核糖核酸 [RNA] ),突變 (Mutation)就是這些遺傳基因發生改變。

通常出現突變的原因是,細胞分裂時遺傳基因複製發生錯誤,又或受化學物質或其他病毒影響,造成單個核鹼基 (nucleobase) 的點突變或多個鹼基缺失、重複和插入。而伊波拉以及流感均容易在傳播中出現點突變。

突變對生物有好也有壞:絕大部份的突變會導致細胞運作不正常,生物最終死亡;但突變也可以是演化的「推動力」,令生物增加基因多樣性,提高其生存的有利條件,不易被天擇過程下淘汰。

舉個例子:金黃葡萄球菌經突變後,對一般抗生素有抗藥性,病人使用抗生素時,這些抗藥性金黃葡萄球菌的生存力比普通金黃葡萄球菌強,能繼續將自己的基因傳承下去。病茵正因這種突變下變得更難醫治。講到尾,突變只是病毒想繼續生存的手段。

伊波拉等的病毒,其基因組 (genome) 由 RNA 組成,突變率與演化速度會比複雜生物高,一旦出現突變就對人類造成很大威脅,因為在不同地區也有機會向不同方向演化,亦可以如禽流感一樣有洗牌效應,每年都有新型流感肆虐⋯⋯即使如此,史上從無一種病毒或病菌在突變後會改變其傳播模式,所以無論伊波拉怎變,人類也只可從病人的體液、屍體以及野外動物宿主處感染,只要注意衛生即可避免。

最令人害怕的是,伊波拉有機會變得不那樣致命,但更具傳染力而且毫無徵狀,屆時令各地脆弱的醫療系統百上加斤。不過,英國學者 Connor Bamford 就認為西非愈來愈多無病徵的伊波拉病人是因為我們的檢測水平不斷上升,在病人病發之前經已確診患病,給予適當治療,亦有可能我們之前對伊波拉無足夠認識,無病徵比我們想像中更普遍。

近來西非三國的疫情開始舒緩,証明我們所做的防疫隔離措施經已成功;疫苗的開發也進入最後階段,未來只要確實找到伊波拉的真正野生宿主以及讓所有人接種疫苗,我們就能避免再有爆發。可是,這邊廂我們又該要擔心流感了。

後記:

其實,有個手機戰略遊戲叫 Plague Inc. ,玩家要將病毒傳播全球,並將世上所有人殺掉,但是,人類科學家會研發解藥,因此玩家要在限時內將全世界人殺掉,否則就 Game Over 。要成功,玩家必須考慮病毒毒性以及會出現的徵狀等等,以免解藥快速被研發,情況就好像我在正文所說的一樣。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更曾公開讚揚遊戲能提高公眾對流行病學、疾病傳播和流行疾病信息的意識。

註:
[1] Gire, S.K., Goba, A., Andersen, K.G. & et al. (2014). Genomic surveillance elucidates Ebola virus origin and transmission during the 2014 outbreak. Science 12 September 2014: Vol. 345 no. 6202 pp. 1369-1372. DOI: 10.1126/science.1259657

原刊於立場新聞

陰道、 3D 打印機與男女平等

via Megumi Igarashi's Official Site

(作者按:本文可能含有露骨或令人不安圖和短片,敬請留意。)

今早看到博客青豆的文章,說中國人面對「性」的態度,曖昧又尷尬。其實,不單單是中國,連日本、北美也如是。這種態度,我說,根本就源自男尊女卑的父系社會問題。

日本藝術家五十嵐惠 (Megumi Igarashi) 以自己的陰道創作一系列作品而聞名。去年中,她更在網上籌集資金以 3D 打印機,製作陰道獨木舟,成功在東京河道上泛舟。但後來卻因為將其 3D 陰道模型數據寄給網友,被警方以日本刑法 175 條「猥褻物頒佈罪 (わいせつ物頒布等の罪)」拘捕。五十嵐惠被釋放後,在十二月再因在性玩具店櫥窗展示其陰道作品而被拘補。

via Megumi Igarashi's Official Site

via Megumi Igarashi’s Official Site

via Megumi Igarashi's Official Site

via Megumi Igarashi’s Official Site

什麼是「猥褻物頒佈罪」?根據日本法例:

散佈、販賣或者公然陳列猥褻的文書、圖畫或者其他電子猥褻物的人,會被判處二年或以下監禁或者二百五十萬日元或以下罰金;而持有該類物品的人,亦會被判處相同處罰。

所以 AV 廠商要為男女優的下陰打格仔、日本電影巨匠大島渚的《官感世界(愛のコリーダ, 1976)》仍無法在日本國內完整播放,正正是因為這條例。不過,這條訂於明治維新時代的條例一直備受爭議,很簡單:「猥褻」為何物?在 1957 年《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Lady Chatterley’s Lover) 》案例後,法官明確指出違反以下三者就是觸犯法例:

  1. 造成性興奮或刺激性慾
  2. 有害於一般人之性羞恥感
  3. 違反善良的性道德觀

試想想如果看 AV 不是為了性興奮而看,難道是為粗糙的 AV 故事麼?(小肥波的日本朋友笑說,如果日本政府真的以這條例打擊 AV 業界,日本 10000% 會出現暴動。)又,五十嵐的作品如何刺激你的性慾?五十嵐小姐就相信自己並非因陰道獨木舟而再度被捕,而是之前被釋放後,曾畫陰道漫畫諷刺警方,令警方自尊受損。所以,以言入罪並非中國獨有。其實,陰道是日本社會的禁忌,五十嵐更自言曾不知道正常的陰道該長成什麼樣子,她亦討厭男尊女卑的社會,男人視女人為附屬的「財產」、物化女人,希望藉自己的作品將陰道變成一個較為輕鬆的話題。

最諷刺的是,子孫根卻被日本人視為神。神奈川縣川崎市每年 4 月 2 日都有個鐵男根祭(かなまら祭),膜拜金山神社的「鐵男根」大神,祈求性能力增強與子孫滿堂。

sharkhats / flickr

sharkhats / flickr

Guilhem Vellut / flickr

Guilhem Vellut / flickr

Guilhem Vellut / flickr

Guilhem Vellut / flickr

當地會售賣無碼版的大大小小陽具護身符、小吃、玩具,難道這不是猥褻、違反道德?我們也不要忘記,AV 廠商製作知名女優的 3D 陰道性玩具大有市場,日本警方為何不執法檢控呢? 2012 年日本藝術家杉山真央 (Mao Sugiyama) 自宮,將其陽具與玉袋以每份 250 元出售並烹調給其他人吃,日本當局只以涉嫌違反食品衛生法調查他,這又是什麼道理?

再拿另一個例子說說,我最愛的《衰仔樂園》曾於 2009 年播放 “Eat, pray, queef” 講男人覺得放屁好笑,但女人 queef(用陰道噴氣)就是猥瑣、於禮不合,批評社會有雙重標準,所謂男女平等,只是自欺欺人。 蛋散媽在劇中的一句實在畫龍點睛:

… even though things are getting better for women, you still think of us as lesser people sometimes, and we always have to prove ourselves twice as hard.

男與女的生理構造確實有分別,歧視卻非解決問題的可行方法,我們倒不如花多點心思,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Make the world changed 。不過,外國藝術家將雞蛋塞進陰道的行為藝術,小肥波還是不太欣賞與理解,各位請慢用: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原刊於立場新聞

幹嘛懷疑科學?

在面書看到這篇譯文,值得轉載:

以下是國家地理雜誌的文章,標題是你幹嘛懷疑科學?
請不專業的台科學弟翻譯,有錯請指正。
看完後留下150字心得在留言區者,找我領coco飲料一杯,畢業生紅包50

你幹嘛懷疑科學?
Why Do Many Reasonable People Doubt Science?
我們現在處在一個極度不相信科學的世代,不管是氣候變遷,或者接種疫苗,就是有人不相信,甚至有些人還不相信人類已經能夠登上月球了呢!

以下是一本知名電影Dr. Strangelove(奇愛博士)的對話,簡介取自維基百科:
一名美國空軍基地的指揮官Jack D. Ripper,(取開膛手傑克英語發音的諧音)精神出現失常,沒有知會上級就派遣一批B-52轟炸機,向蘇聯境內的軍事重地投下核彈。他相信美國人飲用的氟化水,令他生理出現問題(暗示性無能)。

R: 請問你沒有聽過「氟化」?「氟化後的水」?
M: 當然啊伙計,我當然聽過。
R: 那麼,你知道那是指什麼嗎?
M: 當然不知道啊= =
R: 那你知道「氟化」是我們曾經面臨到最可怕的想法及共產主義的陰謀嗎?

電影開始在1964年的時候,「氟化」的好處廣為流傳,在那個時候,任何的「反氟化陰謀」的理論只會被當作笑話來看。

你可能會很驚訝,在半個世紀的現在,氟化竟然會繼續的引起恐懼及妄想。

在2013年的Portland, Oregon(這是美國幾個大城市中沒有氟化飲用水的其中之一,而且還是當地政府的計畫)。反對氟化水的民眾表示:我們不接受政府在我們的飲用水中添加「化學物質」,並且宣稱氟化水會對健康有害。

事實上呢,「氟」是一種天然的礦物質,在公共用水的系統中只佔了非常低的濃度,能夠增強牙齒的珐瑯質並且防治蛀牙,在水中添加氟是一種便宜且有效能夠使所有人的牙齒更加健康的方法(即始你有沒有認真刷牙XD),以上的論點是科學界及醫療界一致認同的。

但是對於那些在Portland 以及全世界反氟化的人而言,他們會告訴你:我才不相信你勒!

我們現在就是處於一種極度對科學不信任的世代,不論是氟化的安全,接種疫苗,甚至是氣候變遷的事實。

那些不相信科學者,會嚴重相信自己的資訊,自己的研究,並且挑戰專家學者的看法,在現今社會中充滿了許多爭議,甚至你可以想像惡魔般的市政府在水中添加了某些物質使民眾變得具有爭論性。

在很多種平台上(書本、文章,甚至是學術研討會)流行了這種說法:對科學的不信任本身其實已經變成是一種大腦的模仿作用, 而並非是經過思考後的結果。在最近的科幻電影「星際效應」中,受到壓迫的美國太空總署(NASA)不得不在教科書中提到,其實阿波羅號曾經當上月球其實是被偽造的。

其實對上述所說不需感到驚訝。跟以前比起來,我們的生活中充滿了科技,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是一個奇妙、舒適的世界。然而,卻有更多複雜、另人不安的現實不是我們能夠輕易分析的。

我們通常被要求只能接受,例如,關於食用基因改造食品是否安全,專家指出,現階段並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說明基因改造食品比傳統種植農業還要危險,但是對於那 些完全無法接受基因改造食品的人來說,基改食品根本只是瘋狂科學家的產物罷了,甚至有些人將之稱為「科學怪食物」。(相較於Mary Shelley所寫的科學怪人)

這個世界上充滿著現實與幻想,要區分出這兩者並不容易,我們真的有必要擔心伊波拉病毒(是一種只會藉由直接接觸體液傳染的病毒)會突變成一種能夠藉由空中傳播的超級病毒?

科學家已經給了我們非常肯定的答覆:不!可!能!
在所有曾經觀察到的病毒中,沒有一種能夠改變在人類裡頭的傳染方式,當然,伊波拉病毒也不例外。

但是當你在各大搜尋引擎搜尋伊波拉病毒時,你會彷彿來到了反烏托邦社會,這裡的伊波拉病毒無所不能,殺死全人類也只是剛好而已。

在這個容易使人疑惑的世界中,我們必須決定哪些是我們該相信的、它們是如何發生的,其實,這就是科學的原則。

地理學家Marcia McNutt(曾經領導U.S. Geological Survey ,現在擔任Science 雜誌編輯)曾經說過:科學並非只是事實的本身罷了,科學是一種決定我們所相信的事物有沒有在自然界的基礎之下的方法。

但是對於大部分的我們而言,這種方法並非如此自然出現,也因此使我們導致不停的麻煩。

當然,麻煩始終都在。科學的方法使我們能夠更貼近事實,而非只是自己的證據;然而有時,科學是非常難以接受的。

在17世紀時,哥白尼宣稱地球是繞著太陽運轉時,他並非只是違反了教會的教義,他要求人們去相信一件違背常理的事情。畢竟事實上,人們所感覺到的的確是太陽繞著地球在旋轉,身在地球的我們的確感受不到地球的公轉。而哥白尼被當作異端並被迫收回自己的主張。

兩個世紀後的達爾文發現了演化的奧秘,他主張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由一位最初的祖先所繁衍而來,而人類則是鯨魚、人猿、深海大魷魚的表親,一樣並未受到人類的普遍認同。

而另外一項19世紀所提出的理論一樣備受人質疑:我們無時無刻都在排出、在空氣中只佔不到10%的二氧化碳,會影響大氣的氣候。

即便我們能夠用我們的腦袋瓜去接受科學的原理,但我們的淺意識還是傾向去相信我們的直覺(是我們天生的行為)。在一份近期的研究報告指出(作者為 Occidental College的教授 Andrew Shtulman ):即使是那些在自然科學領域中表現較好的學生,一樣會對「人類是否為海洋生物的子孫」或只是「地球繞著太陽公轉」等問題感到困惑,因為所有的答案都是「違反直覺的」。

即使是那些能夠正確回答的學生,一樣不能立即回答出是否人類為樹居生物的子孫(答案是正確的,且較容易理解),是否月亮繞著地球公轉(答案也是正確的,也很直觀)。

Shtulman的研究指出:我們人類變得更加科學化,我們能夠壓抑我們天生的行為(或者直覺),但從來都沒辦法徹底使它們消失。他們(天生的行為或者直覺)始終都潛伏在我們的大腦中,當我們試著了解這個世界時,他們就會跳出來,試圖干擾我們理解這個世界。

通常我們都很依賴我們個人的經驗及長輩們的經驗,即便那些是沒有經過科學統計的。我們可能會接受不再這麼被推薦的PSA(一種檢測是否得到前列腺癌的方法,prostate-specific antigen)試驗(因為她成功的檢測出你一個好朋友的前列腺癌),但是我們並不會注意到科學統計上的證據,以及種種煞費苦心的研究說明這個試驗僅僅挽救些許生命,但會引發許多不必要的手術。

或者是當我們聽到某個散發出惡臭的垃圾場附近的城鎮,有著莫名多的癌症案例,我們便會不由自主得假設也許是垃圾場的汙染導致了癌症,但其實兩件事情是完全不相干的,我們不能夠因為兩件剛好隨機發生的事情來推測其發生是具有關連性的。

了解隨機發生的事情對我們而言是有困難的,我們的大腦喜歡接收到的是圖案以及其意義。然而,科學能夠警告我們,我們會被自己所欺瞞。的確,散發出惡 臭的垃圾場及癌症之間確實有些關聯性,但我們必些藉由統計分析來證明因為有了垃圾場,使得癌症發生得機率比一般正常情況還要高出許多,證據能夠說明那些生活在垃圾場、還未發病的生還者們,的確暴露在能夠導致癌症發生的化學物質之中。

即使是對科學家們而言,科學的方法依舊是困難的原則。就跟普羅大眾一樣,他們一樣會有偏見,一樣會去尋找、去證明那些他們本來就相信的事實;但跟我們不同的是,當他們提出他們的想法之前,會再審慎的檢查過好幾次,一但他們的想法被發表之後,會有更多科學家想要做出相同的結果(如果他們的想法夠重要的話 ㄏ),並且躍躍欲試的想要證明你提出的想法是錯誤或者是有瑕疵的。科學的結果都只是暫時的,都很有可能被未來的實驗或發現所推翻,科學家們很少宣稱某件事 是絕對正確或絕對錯誤的,不確定性是科學的演進上不可或缺的一環。

但是有些科學家實在是缺少科學的原則,特別是從事生醫研究的,因為他們研究有著先天上的限制,很難在實驗室以外的地方重現他們的實驗結果。也因此,目前的趨勢是希望生醫實驗能在更透明一些。美國食品健康署署長Francis Collins擔心「秘密來源」的發生,意即研究人員不願意將特殊的程序、客製化的軟體、各式的原料與他們的同事分享,但他還是對一些較大的企業具有信 心,應該是比較不會發生類似這樣的問題。

Collins說:科學始終會找到事實,也許會失敗一次、兩次,但最終,科學將引領我們發現真相。然而,就是有些人會對於科學暫時的結果感到困惑。舉例來 說,一些對氣候變遷仍保有懷疑態度的人而言,全球暖化真的使地球發生災難嗎?它們的懷疑也許是有理由的,在1970年代有一些科學家擔心會發生新的冰河時期,但也沒有,也許是這樣才使得那些懷疑者們對科學感到失望吧!

去年秋天,一個由政府舉辦的氣候變遷研討會中(其中包含了上百位聯合國的科學家們),發表了過去25年以來的第15份報告,那份報告中清楚的說明:在過去的 130年以來,地球的表面溫度已經上升了1.5℉(約為0.83℃),其中,導致這個現象發生的主因正是因為人類在20世紀中大量燃燒化石燃料。

然而,許多美國人(比起其他國家的人)仍對這項事實感到懷疑,它們甚至懷疑全球暖化不過是個用來攻擊自由市場及工業社會的手段罷了。一位專門負責環境議題的共和黨的Oklahoma州議員James甚至這麼說:全球暖化根本是場騙局。

說出由好幾百個科學家共同發表的全球暖化是場騙局,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愚蠢的事,眾所皆知的,每個科學家都是喜歡互相接漏的,要他們共同發表一件聲明根本就是難上加難的是;然而,由化石燃料贊助的一些組織卻仍然故意發表一些陰謀論來動搖公眾對於全球暖化的認知。

新聞媒體總是喜歡追一些唱反調者、不願合作、或者是一些專門為反對而反對的人們的意見,對於新聞媒體而言,科學,只是一些被孤獨的天才們所發現的震驚的事情罷了!

當然!不可能是這樣!所謂科學,可以說是許多人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藉由越來越多的資料與理解,越來越認識這個世界的過程。所以說,關於氣候變遷,當然不可能是一場騙局!

然而industry PR卻指稱最近由Pew Research Center所做得問卷中,不足以解釋為何只有4成的美國民眾同意全球暖化是因為人類活動所引起的。

「科學溝通問題」,這是比較微婉的說法。現在有很多研究關於人們是如何決定他們相信甚麼、以及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不願意接受科學。根據Yale University的Dan Kahan研究,並不是他們不能夠理解。他曾經找了1450名的美國人當作樣本,並請他們對氣候變遷的威脅評分,從0到10分,最後他發現了一個結果,知識程度越高的人佔整個結果的兩個極端,也就是0分及10分。根據Kahan的說法是因為人們傾向用他們的科學知識去加強他們本來就相信的事實。

Kahan 說:基本上大部分的美國人分成兩種,一種是帶有平等與共產主義者,他們對於工業抱持著懷疑的心態,並傾向認為政府因為一些可能的危害才設立規範,通常他們傾向相信氣候變遷是有一定的風險的;相反的,另一種人則是帶有階級與資本主義,他們不滿政府干預他們的業務,他們傾向不相信氣候變遷化會對地球帶來危害,因為,他們知道一旦承認了,政府便會要求他們加稅並且限制氣體的排放。

在美國,對於氣候變遷的看法有時候能夠成為一種辨識你是屬於哪一種陣營。Kahan說:當我們爭論到這個時,事實上我們是在爭論我們到底是屬於那一方的, 爭論我們到底是誰,而並非氣候變遷本身。我們在猜測,民眾喜歡我們,便相信我們;而民眾不喜歡我們,就不相信我們。對於那些資本主義的人而言,拒絕接受氣候變遷是很合理的,如果接受的話,可能不會使世界受到改變,但會使他們被他們歸屬的團體中除名。

Kahan寫到:以一個在South Carolina鄉村的一位理髮師為例,懇求他的客戶們,去國會聯署一份關於對氣候變遷開始有所做為的聯署書,會是一個好的主意嗎?顯然不是,如果他這麼做了,他即將會丟掉他的飯碗。前國會議員Bob Inglis就這麼做了,也難怪他的頭銜是「前」國會議員了。

對我們理智的大腦而言,科學是具有吸引力的,但是我們的信仰更容易被情感所激發。而最容易激發我們情感的,則是想要在同儕之間維繫感情。Marcia McNutt就這麼說:我們一直都沒有離開校園生活,我們一直需要被團體接納,而那種被需要感時極為強烈的,團體的價值觀及意見甚至強過於科學本身,也因此,我們會傾向與否定科學,特別是當否定科學並不會帶來壞處的時候。

同時,網路使我們更容易找到那些所謂的氣候陰謀論的專家和資訊,但是近年來有許多有利的研究機構:包含頂尖大學、百科全書、主流新聞組織、甚至是 National Geographic都在扮演著科學資訊的守護者,這就是網路的好處,能夠包含各式各樣的聲音。然而,電視就不同了,電視會使人們生活在「過濾泡泡」中, 也就是你只會生活在你本來就已經同意的資訊之中。

要如何戳破泡泡?要如何轉變那些陰謀論者?一直提供事實給他們是徒勞的。

Liz Neeley,他是一名在訓練科學家成為更好的溝通者的Compass組織的成員,他說:民眾需要聽到他們信任的人所說的話,他們會彼此分享自己的價值觀。Liz就有一個這樣的經驗:他老爸是一個氣候陰謀論者,他的資訊來源大部分都是從保守媒體而來。終於有一天,Liz終於被他老爸所激怒了。她站到她老爸面前說:你到底是相信那些媒體還是我?我相信那些科學家所做的研究,而且我還真的認識某些人。如果你還是覺得我是錯的話,那麼你就是不!信!任!我!

於是,她老爸的態度便軟化了,但這也並非是Liz用事實來說服她老爸,而是用人情壓力。

如果你是一個很理性的人,那麼,看到這裡一定讓你覺得很灰心,包含Kahan所說人們如何決定要相信什麼,即便那些只是附帶相信的。每一個人在科學社群中通常都有一個歸屬,我們要相信一些科學並不是因為他經過總總驗證之後,發現他是對的;而是因為我們在我們的科學社群中會得到認同感。當我向Kahan提到我認同演化的觀時,她告訴我:「相信演化」只是你的敘述,而非你是如何相信的。

也許,先不論演化這件事是確實發生的,畢竟生物學沒有演化就很難解釋,但是並不是種種議題都是能夠這樣一分為二的。氣候變遷正在發生、接種疫苗的確能夠治人性命……正確的事實是很重要的,因為科學最終的目標就是記錄下正確的事,而我們現今社會也正是由那些正確的事所建造而成。

懷疑科學也是有重要的。有些有錢或受過教育的人們認為打疫苗會造成自閉症,並且造成一些集體免疫(如:百日咳及麻疹)的疾病被破壞。
*集體免疫herd immunity:人口中一定比例的人接種疫苗可使疾病停止傳播。

自從英國知名的醫學期刊Lancet在1998年發表了一篇關於施打疫苗與自閉症的研究後,反接種疫苗的行動也越演越烈。即便當期刊感到丟臉而撤銷其資格之後,「施打疫苗與自閉症的關聯」卻被一堆名人背書,甚至被網路瘋狂流傳。(反接種行動者及藝人Jenny McCarthy曾在Oprah Winfrey Show發表了一個知名的言論:我的學位是來自google大學。)

在氣候變遷方面,大家始終對氣候變遷是全球化與否以及地球的承受力充滿爭議。在美國,氣候變遷陰謀論者已經達成了他們初期的目標,也就是阻止對抗全球暖化的立法行動,他們不需要贏得法律意義的爭論,他們要做的,僅要放出煙霧彈,使排放溫室效應氣體的立法工作停止即可。

有些環境運動者希望科學家從他們的象牙塔中走出來,並且確實參與公眾抗爭。Liz說:任何科學家都希望走一條安全的道路,他們是很難從科學溝通與擁護的腳步上後退一步。對於那些氣候變遷的陰謀論者而言,他們的中心主張就是即便科學證明是真的,也有可能帶來危害,其實背後都帶有著政治色彩(是那些環境運動者與一些不太嚴謹的資料所致)當然,這不可能是真的,而且還中傷了許多誠實的科學家。但是如果那些科學家超出他們的專業領域並開始擁護特定政策時,陰謀論者所主張的事情就很有可能被視為是真的。

即便是這樣,他們還是會挺身而出。這就是他們最無私的地方(或者你可以稱之為科學的冷血)也就是這樣,才使得科學能夠改變世界。科學,總是告訴我們正確的事實,而非只是我們想聽的。科學家 能夠跟任何人一樣固執,但是當他們發現了一個新的研究時,他們的固執便會消散。在科學界,當新的證據被發現的時候,改變自己的意見並不會是什麼羞恥的事。但是對於一般人而言,維持自己的交友圈是遠比事實本身來的重要;但對於傑出的科學家而言,恰好相反,事實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McNutt 說:科學事的思考是需要被教導的,而且大部分的時候都很難教的好。學生必須要知道的事,科學是事實的集合體,而並非一種方法。Shtulman的研究顯 示,即便是大學生也不能夠非常明白證據是什麼。研究科學的方法並非自然而然發生,但如果你仔細思考過後,你會發現,民主,也不是。至少對大部分的人類史而言,是從未發生過的。我們需要殺死好多人來奪得王位、我們需要向雨神祭獻、甚至更糟的事,我們要做好多我們祖先已經做過的事。

現在,我們正歷經一場快速的改變,即便有時可能會引起驚慌,但並非全部。我們的科學已經能夠使我們主宰從螞蟻到藍綠藻的許多有機物,當然,我們能夠改變整 個星球。當然,我們是有權力去質疑到底是什麼科技允許我們這麼做的。McNutt說:每個人都應該要充滿懷疑,這才是科學的證明。
但是他們應該用科學的方式,(或者信任那些用科學方式的人)去決定他們到底該用哪種方式來解決他們的疑惑。我們都必須用更好的方式來尋找答案,但要用哪種方式呢?這就是我們最應該追求的問題。

源自Paladin Chen ,由胡柯花

比鬼壓,隻鬼從何來?

The Nightmare, by Henry Fuseli (1781)

The Nightmare, by Henry Fuseli (1781)

俗語有云:人有三衰六旺、人衰行路打倒褪。「比鬼壓」,好多人都以為是自己行衰運先出現,但其實並非真的有鬼,而是睡眠癱瘓症 (sleep paralysis)

人在睡覺時會有不同的階段,其中最深眠的是快速動眼期 (Rapid Eye Movement, REM) 。你醒來還有印象的夢都是在此睡眠階段發生,而大腦的運動神經元 (motor neuron) 亦在此時處於靜止狀態。專家相信,這是一種演化過程中產生的保護機制,避免人 acting out 夢境,傷害自已或枕邊人。

五歲小朋友都會識問:「雖然解釋到『比鬼壓』點解郁唔到,咁個黑影呢?」

LiveScience 早幾日報道,原來去年美國學者 Baland Jalal 與 Vilayanur Ramachandran 經已提出大膽假設[1],指人人心裡面都有隻鬼,而個黑影根本就是自己的身體。

除了運動神經元被抑制活動,這兩位學者估計「比鬼壓」時負責處理觸覺的大腦頂葉 (parietal lobe) 以及聽覺與言語的顳葉 (temporal lobe) 之間的跨感處理亦受干擾。在 REM 期突然驚醒,頂葉發出郁動的訊號,但因為四肢動彈不得,腦的潛意識就誤將身體實體化,投射出來,形成黑影;夢中加上清醒時想說的東西也因為顳葉未完全處理到訊息而變得模糊。

這看似合理的解釋,要印証有一定難度。報告認為,其中一種辦法是找沒有手或腳的殘障人士做測試,看看他們「比鬼壓」見到的黑影是否同樣沒有手或腳。不過,殘障人士已是少數一群,我們亦難以預測幾時出現「比鬼壓」,要証明難上加難。

文化與恐懼增加「比鬼壓」機會

說 Baland Jalal 是「比鬼壓」專家絕不為過。因為他此前亦做過其他「比鬼壓」有關的研究。

他的另一份研究[2]發現,對比丹麥人,埃及人有更多的「比鬼壓」經驗,而且每次經歷的時間都較長;較高學歷的埃及人則比尋常埃及百姓少「比鬼壓」。因為普通埃及人對信仰較為虔誠,相信「比鬼壓」是伊斯蘭精靈鎮尼 (Jinn) 作祟,相反丹麥人以及高學歷的埃及人覺得這是生理毛病又或自己睡得不好才出現的情況,並非怪神亂力。 Jalal 亦指埃及人對「比鬼壓」愈恐懼,就愈容易再被壓,形成惡性循環。

還是孔子說得好:「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人間的事都未處理好,想什麼鬼神之說,好好睡一覺,做個好夢好過喇!各位今晚如果「比鬼壓」唔好入我數, Take it easy 放鬆啲就有覺好瞓。

延伸閱讀:

  1. Jalal, B. & Ramachandran, V. (2014). Sleep paralysis and “the bedroom intruder”: The role of the right superior parietal, phantom pain and body image projection. Medical Hypotheses, Volume 83 , Issue 6 , 755-757. DOI: http://dx.doi.org/10.1016/j.mehy.2014.10.002
  2. Jalal, B., Simons-Rudolph, J. & Hinton, D.E. (2014). 00Explanations of sleep paralysis among Egyptian college students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Egypt and Denmark. Transcult Psychiatry, 2014 Apr;51(2):158-75. doi: 10.1177/1363461513503378. Epub 2013 Oct 1.

勿忘伊波拉危機仍在

Credit: WHO

Credit: WHO

主流媒體不再廣泛報道西非伊波拉爆發,並不代表疫情經已消退,正如市民問梁振英「你點樣解決呢個咁仆街既形象呢?」佢傻笑唔答一樣 — 唔代表佢唔係仆街。今次伊波拉爆發,是 1976 年首次發現該病毒以來,最大型、受疫地區最廣的一次,截至本週 14 日的世衛數字,有 9 個國家超過 21,000 人受感染, 8,400 多人死亡,是之前所有爆發總計死亡人數的 5 倍有多。

Source: WHO

Source: WHO

有人會問:疫情究竟何時才能完結?

專家答你最快今年年底前可以受控,這是最樂觀的語言偽術。因為醫生們都不是「五歲小朋友」,能準確預測到伊波拉爆發幾時結束。再說,伊波拉跟沙士一樣是人畜共通傳染病 (zoonotic disease) ,除非野生宿主被滅絕,否則伊波拉必定會捲土重來。其實要根治問題,並非解決硬件上,醫護人員和隔離病床不足,而是要改變西非人的習俗與信仰。

這又談何容易?現時仍有病例爆發的西非國家有三,而各自都有不同的疫情:

畿內亞
2013 年年尾,畿內亞出現「零號病人」,但到今時今日,都仍有新症出現,剛過去的三週,仍有 230 宗已呈報的確診病症。

專家擔心伊波拉在首都科納克里 (Conakry) 再度極速蔓延,因為去年 12 月底的病人,有 1/3 來自科納克里,而且衛生情況仍未如理想。

Credit: WHO

Credit: WHO

利比里亞
疫情現時已轉趨輕微,踏入 2015 年前的最後一星期,只有 8 宗確診個案,相信是美國大力協助當地醫護人員有關。

Credit: WHO

Credit: WHO

塞拉利昂
在三國之中,塞拉利昂的伊波拉疫情最不受控, 2014 年最後的一星期,就有 250 宗新症。無論是醫療中心、醫護人員的訓練以及國際資援也遠遜另外兩國。

Credit: WHO

Credit: WHO

西非人欠缺公共衛生意識

當地護生部門與醫護人員已經一再提醒人民不要吃猴子、蝙蝠等野味,但更大的問題是,無論怎樣教育,仍有人私自處理因伊波拉死去親人的屍體。這些屍體有高度傳染性,必需要隔離消毒處理。可是,當地部落有清洗、觸摸和親吻遺體的葬禮習俗 — 他們相信不依照習俗,死者會陰魂不散。

另一方面,醫護人員與物資多集中於首都和大城市,一些遍遠地區得不到足夠支援,一旦再度爆發,又或病人於醫治中途逃走,規避隔離措施,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世衛以及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希望加強追蹤病毒來源以及隔離病人,以免有更多人受感染。

之前因伊波拉而差點踏進鬼門關的美國醫生 Kent Brantly ,曾捐血給另兩位患者作治療之用,現時經已康復的他說

You’ve seen the news reports, and I can assure you, the reality on the ground in West Africa is worse than the worst report you’ve seen. And our attention and our efforts need to be on loving the people there.

我話比你知,西非災情遠比你在傳媒所見嚴重。我們要盡力闗心,不要離棄他們。

的確,當地爆發的規模比我們想象中更嚴重、更可怕,現時所呈報的數字相信只是冰山一角:有些偏遠地區無人有確實數字,疫區也沒有實驗室測試,區分確診或疑似個案,而且當地人絕大部份對伊波拉一無所知,無名恐懼之餘又不知所措,發現親人出事也不會向正規醫生求診。

正面點來看,伊波拉史無前例地大爆發,令到各國終肯正視伊波拉病毒,專心開發疫苗與藥物。直到目前為止,已有三種疫苗與十多種藥物正在開發階段。當中兩種疫苗於初步人體試驗已証實安全,未來數星期會送到西非作實地測試;現時感染數目開始下降,當然值得鼓舞,但這銅板的另一面就是,難以測試這些疫苗有無效,減少治療病人可用的手段,避免更多人受苦。00

搭飛機好危險?

Jacques Clément / flickr

Jacques Clément / flickr

馬航 MH370 失聯之後仍未尋回,上周 28.12 又再發生亞航失事,出街飲茶都會聽到三姑六婆講:「死喇,咁危險,我唔搭飛機去旅行喇⋯⋯」

事實是,海陸空交通,以飛機最安全。 2013 年全球有 90 宗民航客機意外,當中只有 9 宗死人空難,涉及 173 條生命 [1]。單計香港,同年有 16,089 宗馬路意外,造成 130 人死亡,接近二萬人受傷 [2] ,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我們還不要忘記,2013 年有約 32 億人乘搭 3,210 多萬班次飛機,出現意外的機會約是 30 萬分之一,而只有 300 萬分之一機會,唔好彩發生致命空難。雖然機率高過你中六合彩頭獎,但遇上空難,是萬中無一。

反而,「飛行恐懼症」才會令你更易喪命。 911 恐襲翌年,少了 12-20 % 美國人乘搭飛機,他們轉以陸路穿州過省。有專家就估計美國 2002 年有 1595 人因這種無名恐懼而橫死馬路意外[3]。其實,要數陸地上最危險的交通工具,應該是電單車,在美國出事的死亡率比飛機高 3000 倍,最安全的火車仍比飛機高 2 倍[4]

難道足不出戶?一出街比雷劈死機率可能比撞機更高,有 0.0003% [5]。可是,在家吃飯鯁不死,也可能會因吃太多垃圾食品,患上癌症或心臟病而死 [6]

當然,人是難逃一死。死神來了,就算 selfie 也會死人的 [7]。幹麼不好好活在當下,孔子說得好:「未知生,焉知死?」不過,你選擇不搭飛機旅行,我也會代地球多謝你減排的努力。

註:
[1] ICAO Safety Report 2014 Edition
[2] 運輸署 2013 年道路交通意外統計
[3] September 11’s indirect toll: road deaths linked to fearful flyers – The Guardian, 5 September 2011
[4] U.S. transportation safety over time: Cars, planes, trains, walking, cycling – Journalist’s Resources, 5 October 2013
[5] 據 The Guardian 報道估計每年最多有 24,000 人被雷劈死而計出的百分比。
[6] 香港衛生署生命統計數字 2013
[7] Man shoots himself while posing for a ‘selfie’ – The Telegraph, 4 August 2014

立場新聞,我想說的是⋯⋯

主場新聞死,立場新聞生。我當然興奮,但畢竟時間巧合,狠狠批評蔡生、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

其實,蔡生最終有什麼解釋,人們仍會覺得那是辯解、是典型香港聰明仔,有事縮先。那又如何?況且,主場執笠的信已說得很清楚,有必要「打爛沙盆璺到豚」嗎?

有些人不齒博客在執笠前未被通知就刪站,心血全失。我想說即使我一篇稿也沒有存底,也不會說蔡生或主場欠我什麼,因為這是博客自己的責任去為自己的文存檔,只能呻自己唔多一條心。

再說,主場不只是蔡生與其他創辦人的心血,也是各位員工兩年來湊大的孩童,突然被殺害,沒有人想;當其他人說三道四時,主場上下以及員工一致的都沒開腔,一直以來所受的壓力,沒人(包括我)可以想象到。

而我更不明白,為何網民可以未看立場新聞先判其死刑。請記住,批評很簡單,易地而處很難。不是要你相信蔡生又或回歸的大部份前主場員工,而是請先放長雙眼,看看立場新聞做出什麼樣來再評論。

要說的其他博客都說過了,決定回立場當個爛鬼博客。蔡生沒欠你錢、又不是桃色糾紛。講咁多做乜,回去看新聞與好文章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