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伊波拉危機仍在

Credit: WHO

Credit: WHO

主流媒體不再廣泛報道西非伊波拉爆發,並不代表疫情經已消退,正如市民問梁振英「你點樣解決呢個咁仆街既形象呢?」佢傻笑唔答一樣 — 唔代表佢唔係仆街。今次伊波拉爆發,是 1976 年首次發現該病毒以來,最大型、受疫地區最廣的一次,截至本週 14 日的世衛數字,有 9 個國家超過 21,000 人受感染, 8,400 多人死亡,是之前所有爆發總計死亡人數的 5 倍有多。

Source: WHO

Source: WHO

有人會問:疫情究竟何時才能完結?

專家答你最快今年年底前可以受控,這是最樂觀的語言偽術。因為醫生們都不是「五歲小朋友」,能準確預測到伊波拉爆發幾時結束。再說,伊波拉跟沙士一樣是人畜共通傳染病 (zoonotic disease) ,除非野生宿主被滅絕,否則伊波拉必定會捲土重來。其實要根治問題,並非解決硬件上,醫護人員和隔離病床不足,而是要改變西非人的習俗與信仰。

這又談何容易?現時仍有病例爆發的西非國家有三,而各自都有不同的疫情:

畿內亞
2013 年年尾,畿內亞出現「零號病人」,但到今時今日,都仍有新症出現,剛過去的三週,仍有 230 宗已呈報的確診病症。

專家擔心伊波拉在首都科納克里 (Conakry) 再度極速蔓延,因為去年 12 月底的病人,有 1/3 來自科納克里,而且衛生情況仍未如理想。

Credit: WHO

Credit: WHO

利比里亞
疫情現時已轉趨輕微,踏入 2015 年前的最後一星期,只有 8 宗確診個案,相信是美國大力協助當地醫護人員有關。

Credit: WHO

Credit: WHO

塞拉利昂
在三國之中,塞拉利昂的伊波拉疫情最不受控, 2014 年最後的一星期,就有 250 宗新症。無論是醫療中心、醫護人員的訓練以及國際資援也遠遜另外兩國。

Credit: WHO

Credit: WHO

西非人欠缺公共衛生意識

當地護生部門與醫護人員已經一再提醒人民不要吃猴子、蝙蝠等野味,但更大的問題是,無論怎樣教育,仍有人私自處理因伊波拉死去親人的屍體。這些屍體有高度傳染性,必需要隔離消毒處理。可是,當地部落有清洗、觸摸和親吻遺體的葬禮習俗 — 他們相信不依照習俗,死者會陰魂不散。

另一方面,醫護人員與物資多集中於首都和大城市,一些遍遠地區得不到足夠支援,一旦再度爆發,又或病人於醫治中途逃走,規避隔離措施,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世衛以及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DC) 希望加強追蹤病毒來源以及隔離病人,以免有更多人受感染。

之前因伊波拉而差點踏進鬼門關的美國醫生 Kent Brantly ,曾捐血給另兩位患者作治療之用,現時經已康復的他說

You’ve seen the news reports, and I can assure you, the reality on the ground in West Africa is worse than the worst report you’ve seen. And our attention and our efforts need to be on loving the people there.

我話比你知,西非災情遠比你在傳媒所見嚴重。我們要盡力闗心,不要離棄他們。

的確,當地爆發的規模比我們想象中更嚴重、更可怕,現時所呈報的數字相信只是冰山一角:有些偏遠地區無人有確實數字,疫區也沒有實驗室測試,區分確診或疑似個案,而且當地人絕大部份對伊波拉一無所知,無名恐懼之餘又不知所措,發現親人出事也不會向正規醫生求診。

正面點來看,伊波拉史無前例地大爆發,令到各國終肯正視伊波拉病毒,專心開發疫苗與藥物。直到目前為止,已有三種疫苗與十多種藥物正在開發階段。當中兩種疫苗於初步人體試驗已証實安全,未來數星期會送到西非作實地測試;現時感染數目開始下降,當然值得鼓舞,但這銅板的另一面就是,難以測試這些疫苗有無效,減少治療病人可用的手段,避免更多人受苦。0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