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via vox.com

2014 數字截至 24/7 via vox.com

重慶大廈伊波拉疑雲,很多人嚇破膽,不知今次儍人會搶甚麼?

伊波拉肆瘧西非,被高度關注,感染人數以及疫區之大均是史上之最。截至八月四日的世衛數字,已有 1711 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 930 人。依波拉多次爆發,香港人都無動於衷,今次大檸樂,病毒跨境傳播先識驚。但香港人對這種病毒非常無知,更恐懼中招必死無疑。究竟遠在他方的香港有多危險?驚就睇真啲,我們一起揭開伊波拉的神秘面紗。

爆發源

伊波拉由 1976 年首次發現至今差不多 40 年,每次爆發都來去如風。雖然醫學界仍未確定病毒來自何種動物,但曾有研究發現果蝠帶病毒抗體,估計牠們是其中一種宿主。而今次西非首次爆發,有專家就懷疑是中非帶毒蝙蝠遷徙到畿內亞時,被擒作當地食用時引起。

畿內亞的 patient 0 相信出現於 2013 年,當地較為醫療設備落後,加上醫護人員缺乏經驗與訓練,疫情延至三月開始全面爆發,並傳至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亞。而其中一位病人更成功登上飛機,將病毒帶到尼日利亞。國際間亦因為幾位醫生(包括塞拉利昂最頂尖的伊波拉專家 Sheik Umar Khan )受感染病死才開始注視問題。

guinea-liberia-sierra-leone-2014-current

截至 20.7 ,畿內亞、塞拉利昂與利比利亞多個地區出現病例。

 

九成死亡率?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醫學界暫時發現五種伊波拉病毒, Zaire 伊波拉病毒的確在此前的爆發試過殺死九成病人(個別病人染病更是 100% 死亡率),但綜合自 1976 年以來的爆發,死亡率實際上是 68% 。相比起沙士的 9.6% 死亡率仍然是相當高,但絕非必死無疑。九成死亡率只是人們在傳媒渲染下的 stereotype 。同時,史上 25 次(計埋今次)爆發,只有 7 次受感染人數超過 100 人 ,總計 2522 人病死。相比瘧疾每天殺約 3200 人、肚痾痾死 4000 人簡直無得比。

西非史上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疫情,正如前文所說,當地並無經驗與訓練對抗病毒,防疫措施出現漏洞致使病毒不斷不受控地蔓延。但其死亡率仍能壓止在約 54.4% ,相當令人鼓舞,亦不得不讚揚當地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在緊急關頭繼續緊守崗位。

七孔流血致死?

其實染上伊波拉病毒的初期症狀猶如普通感冒:發燒、頭痛,亦會上吐下瀉,後期才會有機會七孔流血,望清楚,是有機會而已。有專家分析過 95 年伊波拉爆發時,只有 41% 病人眼耳口鼻甚至菊花出血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而伊波拉致死原因實際是多重器官衰竭,其強大入侵能力,令人體白血球殆盡。專家仍在了解病毒如何入侵人體,但相信是病毒能製造干擾免疫系統的蛋白質。

傳播媒介

伊波拉不如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以空氣傳播,其有限的傳播能力也是每次爆發來去如風的原因。只要不接觸病人的體液或用品就能避免,換句話說,保持基本個人衛生,足以保命。

更重要的是,避免捕捉野生動物作食。不過,要非洲人戒吃「野味」談何容易?非洲人本身無錢買豬、牛、雞肉,才挻以走險吃「野味」,補充日常蛋白質。況且非洲人連自己吃的也不夠,無法圈養牲畜待牠們長大後吃掉;即使政府禁止野味買賣,非洲人也不願/能放棄這傳統飲食習慣⋯⋯

香港人會感染嗎?

這應該是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我答你:好_難。一是伊波拉人傳人的能力非常低,你在飛機上就算幾逼都很難接觸足夠的病人體液吧?二是已有症狀的病人,早已在非洲被禁止登上國際航線的飛機(注意伊波拉潛服期很短,由兩日至廿一日不等,很易被發現,尤其在這非常時期)。

無國界醫生:遲兩年爆發無咁慘

假如真的不幸中招,很遺憾,現在沒有特別治療對付伊波拉,只能以支持性療法為主,包括平衡病患的體液及電解質水平、維持血壓及氧氣狀況、補充失血和凝血因子、併發性感染的治療等。

四十年來,不斷有學者研究不同類型的疫苗,但在缺乏資助以及全球需要而在不同階段擱置。即使最接近完成階段的疫苗也不能即時投產推出。

其實早在 2005 年,美國學者 Heinz Feldmann 已經以水疱性口炎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作基礎製作疫苗,並証實對患伊波拉的獼猴有效,相信能用於預防病毒及剛受感染的病人,不過因缺少資金而不能進行人體測試。

無國界醫生 Armand Sprecher 就指今次的爆發 timing 實屬不幸,假如遲多兩年先爆發,好可能疫情就無咁嚴峻:

If this had happened a year or two from now maybe we’d be in a better position.

如果伊波拉是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會否又有另一番景象?假如有日大爆發,非州失控,所謂先進文明世界是否落閘放狗?小肥波相信唔係全人類都咁自私⋯⋯至少那班仍在努力奮鬥的醫生不會。

不過邊有咁多如果?

3 thoughts on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1. 通告: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 | Little Fat Ball

  2. 通告: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小肥波 | 主場博客

  3. 通告: 伊波拉 vs. 人類治療/小肥波 | Green Cosmo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