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快絕跡的美味 — 藍鰭吞拿魚

 

via Dennis Tang / Flickr

via Dennis Tang / Flickr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古老智慧。隨著科技發展,我們可以吃到世界各地的珍饈百味,但不知不覺間,吃得過多,虛耗地球資源。過度捕魚、污染加上氣候轉變,已令海洋生態劇變。港人愛吃的藍鰭吞拿魚,是其中一種被人類過度消耗的海產。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數字,我們所攝取的動物蛋白,有 17% 來自魚產,而島嶼、發展中地區以及亞洲的攝取比例更高達一半。因為魚類含基本營養、維他命以及 Omega-3 脂肪酸,是其中一種重要糧食來源。但人均食用的魚類則從 20 世纪 60 年代的 10 公斤升到 2012 年的 19 公斤以上,加劇了海洋危機。當中藍鰭吞拿魚比五十年代,已暴跌 96% !

藍鰭吞拿魚的三個品種:南方藍鰭、大西洋藍鰭和太平洋藍鰭,前兩者早已列為瀕危級別,在野外絕種邊緣。後者卻一直沒有得到太多的注視——因為直到 1999 年才正式訂為獨立的品種。而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是迴游性動物,一生都會在太平洋不同的海岸渡過,所以在不同年齡不同地區如中日韓、墨西哥、美國西岸等都被捕獲。

 

Credit: Pew Environment Group

Credit: Pew Environment Group

現時,約 80% 的太平洋藍鰭都會成為美味的日本壽司,一尾太平洋藍鰭在日本築地市場動輒可賣幾十萬港元;墨西哥近這十數年也「急起直追」,捕捉藍鰭售到亞洲,以圖謀利。而牠們絕大部份都在 2 歲以下被捉⋯⋯

 

1952 至 2012 年每年各國捕獲藍鰭吞拿魚數量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各國捕獲藍鰭吞拿魚數量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捕獲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歲數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捕獲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歲數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全球 10-12% 人口是以捕魚業維生,完全禁漁不設實際。不過,有証據顯示,只要有嚴厲的禁捕措施,限制漁民捕捉藍鰭吞拿魚的數量,已對生態有很大幫助。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 (ICCAT) 亦在過去幾年,將捕魚配額縮減,並立法嚴徵非法捕魚船。而據 2012 年的數字,東大西洋與地中海的藍鰭吞拿魚數量輕微回升。

另一個有效保育的方法,就是教導漁民捕捉成年的藍鰭吞拿魚,讓年幼魚苗有時間成長,能交配產出下一代。長遠來說,漁獲量將會反彈,漁民生計因此受惠。

當然,人總是犯賤的。我們會為了短暫利益,無視生態的可持續性,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或許真要藍鰭絕了種,我們才會悔不當初,要留住牠們的肥美。

延伸閱讀:

鑲金的藍鰭吞拿魚

數字、報告來源:

Stock Assessment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2014, ISC

The Story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The Pew Environment Group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6-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