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主場暴斃一個月後

Screen Shot 2014-08-26 at 6.02.54 pm

一個月前,主場新聞突然執笠。沒人料過主場會這樣結束 — 至少不會是在兩周年前夕。

但,事實卻很殘酷。主場的確從此不再。

對,永遠不會再回來。

坊間多方面揣測主場執笠的原因,很大部份都是無的放矢,有的更抱幸災樂禍的心態。

只想問一句:主場不再,要開香檳慶祝嗎?

這,只是前奏,預演自由不斷被收窄的時代來臨而已,你要擁抱它嗎?

Thanks, but no thanks.

*****

這一個月,我看到其他博客竭力另闢園地,捍衛自己的自由。也有不少人或機構借主場突然暴斃博上位。

前者,值得尊重。後者,嗤之以鼻。

新的主場群組如何發展, spiral up or down ,作為其中一份子,只能見步行步。

不過,我心裡面一直有個問號:只有博客,沒有新聞,還是主場新聞嗎?

我很想很想不去思考這問題。

可恨,人的思維從來不是用一個開關制控制。

我想,主場新聞已是過去式。

博客群的後主場時代的產物。

能走多遠,演化成怎樣,我仍然很期待。

*****

二零一四年七月廿六日,我永遠不會忘記。

從那天開始,我的靈魂有部份經已不復存在。

或許你會覺得這太過誇張了吧。

不。

因為我短短一生,最自豪的就是當主場博客。

即使沒太多人看我的文,也不打緊。

人生如果一開始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就不是完整的人生吧。

所以沒人看,我還是繼續寫。 I still have faith ,只要我的雙手還在。

鹽太多,食死人

2010 年因過份攝取鈉誘發心臟病而死的數字。 Credit: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0 年因過份攝取鈉誘發心臟病而死的數字。
Credit: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超咸、超辣、重口味,是很多香港餐廳作招徠的手段,也令香港人味蕾經已麻木了八成。而過咸的危機,港人顯然採取 ain’t nobody got time for that 態度,但每年165 萬人咸死這個事實又會否令你抽點空注視問題?

中大醫學院進行的調查,港人鹽份攝取量極高,且有上升趨勢。成年人每日平均鹽份攝取量,由 1989-1991年的 8 克,飊升至 1996-1998 年的 9.4 克,在 2000-2002 年更持續上升至 9.9 克。相比起世衛的建議每日標準 5 克鹽(或 2 克鈉),高差不多一倍。

鹽當中的鈉,是人體必需的礦物質,有助維持滲透壓 (Osmotic pressure) ,協助神經、心臟、肌肉及各種生理功能的正常運作。不過,太多鈉卻會影響血壓,增加患中風、心臟病發的機會。

其實並非只是香港人吃得這麼咸,據最新研究,全球 189 個國家中,有 181 個國家的鈉攝取量超出世衛標準,平均每人每天吃 3.95 克納,致使 2010 年有約 165 萬宗的心臟病死亡。這些地區包括西亞、中東歐等喜歡吃醃製食品的民族。格魯吉亞更是咸中之霸,每年每百萬人內就有 1967 人因食得太咸而喪命。同時在中低收入國家中,咸死的比例是最高的,平均每五個死者就有四個來自這些國家。

剛去完台南玩一轉,吃了很多超油超咸的小吃,小肥波唔想英年早逝,還是乖乖從始吃得清淡些好,好腰好腎好男人嘛!

源頭論文:
Mozaffarian, D., Fahimi, S., Singh, G.M. & et al. (2014). Global Sodium Consumption and Death from Cardiovascular Causes. N Engl J Med 2014. 371:624-634 August 14, 2014. DOI: 10.1056/NEJMoa1304127

「加快代謝」減肥,一萬年都減唔到!

You are what you eat 網絡圖片

You are what you eat 網絡圖片

識 Cat 五、六年,聽足佢咁多年話要減肥。佢試盡各種方法,即使略有小成,很快就會體重反彈。減肥,就如黑洞,一去無回頭。坊間有好多聲稱能加快新陳代謝的辣椒素、減肥咖啡,我唔知 Cat 有無試過,但在此呼籲她以及各位,這些產品不會幫你燒脂,只會燒荷包而已!

什麼是新陳代謝 (Metabolism)

其實,新陳代謝就是生物維持生命的化學過程,使牠們生長、繁殖、修復身體損傷及對環境作出反應,並由同化作用 (anabolism) 與異化作用 (catabolism) 兩者構成。同化作用 (anabolism) 消耗能量將小份子組合成大份子和維持細胞正常運作;至於異化作用則相反,釋放能量,將大份子降解成小份子。

我們透過進食攝取能量與其他微量元素,維持身體的新陳代謝。即使你座著不動,新陳代謝依然繼續在進行,並以每分鐘約 1 卡路里消耗能量。而有些食物成份如咖啡因、辣椒香料等的確加快新陳代謝⋯⋯少少,由每分鐘燒約 1 卡路里,可能變成 1.05 ,而且只維持短時間,對減米芝蓮日食夜食而長出的龍躉、車胎腰可說是一點成效也沒有,就算能,也要吃過萬年才有可見的改變。

話說回來,雖然每個人也以不同速度燃燒卡路里,但有研究就發現癡肥人士,未必有較低代謝率,反而他們有可能比瘦骨精有更高代謝率,因為前者需要多能量維持其身體基本運作。就如你的智能手機,個屏幕大,電也如倒水般去得快。

故此,我們絕不能將肥胖問題只歸咎於新陳代謝。要變成米芝蓮車胎人,受多種因素如睡眠、食慾、運動量、卡路里攝取,甚至可能是身體某部份出現毛病影響。其中睡眠對體重控制極度重要。

原來癡肥的人比正常人睡得較少,他們身體會分泌較少瘦蛋白 (leptin) ,更多的食慾素 (ghrelin) ,前者能加快生物的新陳代謝,抑制食慾;後者則會增加肌餓感,從而增強食慾。睡得較少的人,葡萄糖耐力以及胰島素敏感性也會較低,增加交感神經系統活動,提高晚上皮質醇水平,大大增加患糖尿病風險。不過,睡太多的人也有容易患糖尿病的傾向。所以說,任何事也應適可而止。

睡眠不足不單影響內分泌,更會因為太攰,不願做運動,形成惡性循環。肥,就是這樣錬成。 要減肥最好還原基本步,多做運動,有健康均衡飲食習慣,還有無論幾忙也要睡個夠!買辣椒素食?慳返。

伊波拉,又有乜咁好怕?

via vox.com

2014 數字截至 24/7 via vox.com

重慶大廈伊波拉疑雲,很多人嚇破膽,不知今次儍人會搶甚麼?

伊波拉肆瘧西非,被高度關注,感染人數以及疫區之大均是史上之最。截至八月四日的世衛數字,已有 1711 人受感染,死亡人數超過 930 人。依波拉多次爆發,香港人都無動於衷,今次大檸樂,病毒跨境傳播先識驚。但香港人對這種病毒非常無知,更恐懼中招必死無疑。究竟遠在他方的香港有多危險?驚就睇真啲,我們一起揭開伊波拉的神秘面紗。

爆發源

伊波拉由 1976 年首次發現至今差不多 40 年,每次爆發都來去如風。雖然醫學界仍未確定病毒來自何種動物,但曾有研究發現果蝠帶病毒抗體,估計牠們是其中一種宿主。而今次西非首次爆發,有專家就懷疑是中非帶毒蝙蝠遷徙到畿內亞時,被擒作當地食用時引起。

畿內亞的 patient 0 相信出現於 2013 年,當地較為醫療設備落後,加上醫護人員缺乏經驗與訓練,疫情延至三月開始全面爆發,並傳至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亞。而其中一位病人更成功登上飛機,將病毒帶到尼日利亞。國際間亦因為幾位醫生(包括塞拉利昂最頂尖的伊波拉專家 Sheik Umar Khan )受感染病死才開始注視問題。

guinea-liberia-sierra-leone-2014-current

截至 20.7 ,畿內亞、塞拉利昂與利比利亞多個地區出現病例。

 

九成死亡率?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Source: CDC, WHO
Credit: Vox.com

醫學界暫時發現五種伊波拉病毒, Zaire 伊波拉病毒的確在此前的爆發試過殺死九成病人(個別病人染病更是 100% 死亡率),但綜合自 1976 年以來的爆發,死亡率實際上是 68% 。相比起沙士的 9.6% 死亡率仍然是相當高,但絕非必死無疑。九成死亡率只是人們在傳媒渲染下的 stereotype 。同時,史上 25 次(計埋今次)爆發,只有 7 次受感染人數超過 100 人 ,總計 2522 人病死。相比瘧疾每天殺約 3200 人、肚痾痾死 4000 人簡直無得比。

西非史上首次出現伊波拉病毒疫情,正如前文所說,當地並無經驗與訓練對抗病毒,防疫措施出現漏洞致使病毒不斷不受控地蔓延。但其死亡率仍能壓止在約 54.4% ,相當令人鼓舞,亦不得不讚揚當地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在緊急關頭繼續緊守崗位。

七孔流血致死?

其實染上伊波拉病毒的初期症狀猶如普通感冒:發燒、頭痛,亦會上吐下瀉,後期才會有機會七孔流血,望清楚,是有機會而已。有專家分析過 95 年伊波拉爆發時,只有 41% 病人眼耳口鼻甚至菊花出血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Credit: CDC/ Dr. Frederick A. Murphy via wikipedia

而伊波拉致死原因實際是多重器官衰竭,其強大入侵能力,令人體白血球殆盡。專家仍在了解病毒如何入侵人體,但相信是病毒能製造干擾免疫系統的蛋白質。

傳播媒介

伊波拉不如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以空氣傳播,其有限的傳播能力也是每次爆發來去如風的原因。只要不接觸病人的體液或用品就能避免,換句話說,保持基本個人衛生,足以保命。

更重要的是,避免捕捉野生動物作食。不過,要非洲人戒吃「野味」談何容易?非洲人本身無錢買豬、牛、雞肉,才挻以走險吃「野味」,補充日常蛋白質。況且非洲人連自己吃的也不夠,無法圈養牲畜待牠們長大後吃掉;即使政府禁止野味買賣,非洲人也不願/能放棄這傳統飲食習慣⋯⋯

香港人會感染嗎?

這應該是所有人最關心的問題。我答你:好_難。一是伊波拉人傳人的能力非常低,你在飛機上就算幾逼都很難接觸足夠的病人體液吧?二是已有症狀的病人,早已在非洲被禁止登上國際航線的飛機(注意伊波拉潛服期很短,由兩日至廿一日不等,很易被發現,尤其在這非常時期)。

無國界醫生:遲兩年爆發無咁慘

假如真的不幸中招,很遺憾,現在沒有特別治療對付伊波拉,只能以支持性療法為主,包括平衡病患的體液及電解質水平、維持血壓及氧氣狀況、補充失血和凝血因子、併發性感染的治療等。

四十年來,不斷有學者研究不同類型的疫苗,但在缺乏資助以及全球需要而在不同階段擱置。即使最接近完成階段的疫苗也不能即時投產推出。

其實早在 2005 年,美國學者 Heinz Feldmann 已經以水疱性口炎病毒 (vesicular stomatitis virus) 作基礎製作疫苗,並証實對患伊波拉的獼猴有效,相信能用於預防病毒及剛受感染的病人,不過因缺少資金而不能進行人體測試。

無國界醫生 Armand Sprecher 就指今次的爆發 timing 實屬不幸,假如遲多兩年先爆發,好可能疫情就無咁嚴峻:

If this had happened a year or two from now maybe we’d be in a better position.

如果伊波拉是全球公共衛生問題,會否又有另一番景象?假如有日大爆發,非州失控,所謂先進文明世界是否落閘放狗?小肥波相信唔係全人類都咁自私⋯⋯至少那班仍在努力奮鬥的醫生不會。

不過邊有咁多如果?

2045 年會點?英國官方預言話你知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Image courtesy Anibrain

2045 年,如《生化危機》中的跨國企業 Umbrella 公司將會掘起;人類的 DNA 可被科學家任意運用⋯⋯這些科幻故事情節,正正刊在英國國防部的智囊團最新發表的報告。

小肥波曾經寫過著名科普作家 Issac Asimov 於五十年前的預言,當中有部份經已實現,英國國防部也不甘後人,推出《Global Strategic Trends — Out to 2045》,預視未來將會如何。但,國防部的官員連忙否認報告絕非預言,亦非反映政府政策。

也對的,做出準確預言,要視乎科技發展的步伐。隨著我們接觸最新科技的機會增多(多得互聯網出現),相信世界的變更速度將會愈來愈快。與此同時,我們面對的個人以至國家私隱、安全問題,將會受日新月異的科技衝擊。在報告中,國防部提到本世紀中期的潛在危機,如氣候轉變、城市化蔓延與自然資源如食水的壓力和影響, 2045 年將會:

人口與環境

  • 人口「爆膨」,全球將有 100.4 億人居住(現時數字為 72 億)
  • 超過 70% 人口住在城市
  • 39 億人受食水短缺之苦
  • 網上社區興起,有機會減少以國藉區分不同的人

科技

  • 無人駕駛交通成為主流
  • 自動化系統取代人類,導致失業率高企,社會動盪
  • 機械人將會改變戰爭,但因道德問題,仍由人類軍官作重要決定
  • 人類 DNA 排序成本降低,個人的 DNA 可被運用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via sarcoptiform / flickr

 

軍事、戰爭

  • 跨國企業發展自己私人軍隊
  • 罪犯或恐怖分子能以更便宜價錢獲得無人飛機或太空衛星
  • 中國軍事開支將會遠超美國;俄羅斯則繼續百廢待興,未能與中、美甚至印度匹敵
  • 環境戰爭將會出現:以昆蟲或半機械昆蟲感染動、植物,散播疾病
  • 另類貨幣出現,各國犯罪份子更易轉換、籌集資金
  • 未來武器包括長距離激光武器,能釋放強大電磁能或幅射,破壞基建設施與損害人體健康(但不致命)

報告又預測 2020 年前,地球軌道將有多達 500 個小型人造衛星發射,會與現有的千多個更多機會碰撞及受襲——有些更是恐怖分子或大企業發射的間諜衛星,監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從以上的「預言」,可看到英國部份人的確擔心未來會變得可怕。不過,報答補充由於全球化,將無單一國家不能以己之力,左右全球大局,相信地區性衝突將會減少。究竟未來會否如英國國防部所說,我們拭目以待。現在能做的,只有活在當下,期望在街上不會被突如其來的衛星碎片砸死。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7-22)

為何有人特別惹蚊?

蚊,真的很討厭。尤其小肥波極度「惹蚊」,夏天出街跑完步、打完波,身上肯定會有蚊子大快朵頤過的「痕跡」,筆者又不想使用含 DEET 的防蚊用品——對人類來說, DEET 也是種輕微的神經毒素。究竟要怎樣才能脫離蚊海?

可能各位讀者都知,蚊子以溫度、濕度、氣味、二氧化碳等不同方法追蹤獵物,但要防咬必須要知你對付的是什麼蚊。而香港有 70 種以上的蚊,大致上可分為庫蚊、伊蚊與按蚊三大類,牠們的習性、飛行與傳播病毒的能力都有所不同。

庫蚊 Culex

庫蚊幼蟲 via James Gathany, CDC / Wikipedia

庫蚊幼蟲
via James Gathany, CDC / Wikipedia

香港最常見的庫蚊有致倦庫蚊 (Culex quinquefasciatus) 以及三帶喙庫蚊 (Culex tritaeniorhynchus) ,分別是絲蟲病日本腦炎的病媒。基本上有水的地方,牠們就能大量滋生,最喜歡入黑後飛進室內獵食。而你遭牠們咬到後,你會又痕又痛,且會持續很長時間。幸好,牠們不會長途飛行,只要杜絕附近的滋生源頭,就能撲滅庫蚊。

伊蚊 Aedes

白紋伊蚊 James Gathany, CDC via Wikipedia

白紋伊蚊
James Gathany, CDC via Wikipedia

對於香港人來說,伊蚊較多人認識,因為有惡名昭彰的白紋伊蚊 (Aedes albopictus) ,能傳播登革熱;而另一種本港常見的伊蚊則是海濱伊蚊 (Aedes togoi) 則能傳播絲蟲病。兩者雖同是伊蚊,但習性卻完全不同:白紋伊蚊喜歡在細小積水處如樹洞、空罐等孳生,喜歡待在叢林之中,於日間咬人,不過飛行能力不強。海濱伊蚊故名思義,於海岸邊的石漥孳生,飛行能力極強,於晚上出動獵食。

按蚊 Anopheles

微小按蚊 James Gathany, CDC via Wikipedia

微小按蚊
James Gathany, CDC via Wikipedia

按蚊又稱虐蚊,皆因牠們是瘧疾 (malaria) 的病媒。香港主要的按蚊有傑普爾按蚊 (Anopheles jeyporiensis)微小按蚊 (Anopheles minimus)。前者會在荒野、沼澤處滋生,晚上至凌晨非常活躍,主要吸其他動物的血維生,但我們亦是其喜愛的食物之一;後者則會在雨季前後,於潔淨、水流緩慢的河溪中大量繁殖,同樣喜歡在晚上吸取人與其他動物的血液,重點是牠們吸血後會在室內棲息至黎明。

誰是惹蚊人?

2000 年,有學者就分析了 346 種包括「手味」的化學物,發現當中 277 種會吸引蚊子,最吸引蚊的有乳酸 (lactic acid)氨(即阿摩尼亞 ammonia)羧酸 (carboxylic acid) 以及辛烯酸(octenol ,類似蘑菇霉味)。研究員發現,只要在一些不惹蚊的人身上塗乳酸,會更吸引埃及伊蚊 (Aedes aegypti ,香港其中一種常見蚊子) ;二氧化碳的出現,也會令埃及伊蚊對人類體味更敏感。怪不得在戶外做完運動後,異常惹蚊,因為肌肉裡乳酸濃度提高。

有人以為滿身大汗會吸引蚊蟲,實情並非如此——至少按蚊對汗水無興趣。反而,致令汗臭的細菌才是你被按蚊咬的原因。這些細菌會不斷在皮膚上滋生,使 pH 值由酸變鹼,分解成阿摩尼亞(即體臭味)。而按蚊始乎對腳臭味情有獨鍾,有人就曾試過將著了幾天的臭襪掛起,按蚊還很開心的啜臭襪呢!

另外,之前說過的羧酸,在人體會以脂肪酸 (fatty acid) — 脂肪的主要成份——的方式出現,同時脂肪酸與體味也有所關聯。所以,減肥加保持自己清潔無異味都能減少被蚊咬的機會。

話雖如此,有無體味也有機會是遺傳的。有些人體內能產生干擾蚊子的味道,令蚊子對其敬而遠之。如若你不是這些幸運的人,可試試以下方法驅蚊:

  1. 在黃昏時份以抑制細菌的草本植物,如鼠尾草等洗澡,一來洗走汗水,二來沖走異味。
  2. 在家中設置蚊帳或防蚊網之餘,可在身上塗上 32% 檬檬桉精油。專家發現其功效可媲美 DEET 等化合物的防蚊功效,但記住只有三小時效用。
  3. 假如不想搽到像吳剛師傅,可在窗邊擺放玉桂、香茅、紫蘇、麝香、孜然、檸檬草或荊芥(貓薄荷),因為這些植物都對蚊有毒或是刺激性的。
  4. 買枝 Bug-A-Salt (文首片段)。

如果你唔好彩慘遭毒手,可用肥皂水拭擦蚊叮位置,也可在家中種株鳳仙花,將葉片捏在手中至黏液流出,塗在患處吧!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7-13)

香港搞冰雪節,慳啲喇!

如果進入會場第一樣看到的是交通銀行歡迎你都幾趕客。 Via Wikipedia

如果進入會場第一樣看到的是交通銀行歡迎你都幾趕客。 Via Wikipedia

天暑時熱,除了看 Dada 的透心涼廣告之外,沒什麼比聽到香港將會舉辦首屆冰雪節的消息更好。再看真一點,原來暗藏殺機!

冰雪節始於1983 年,是哈爾濱每年冬季以冰雪為主題的節日,訂於每年 1 月 5 日在當地開展一連串如冰球賽、速度滑冰等比賽項目,以及冰雕、雪雕和冰雪攝影等活動。節日會根據天氣狀況和活動安排,持續時間一個月左右,若氣候條件許可,活動時間也會延長至五、六十天。而香港的冰雪節很自然就由哈爾濱市旅遊局協辦。

問題在於,為何在香港這麼一個亞熱帶城市——百幾年都未落過一場雪[1] 舉辦如斯活動?假如是與哈爾濱的「正版」冰雪節同步開幕,尚可理解,但香港的「老翻」冰雪節竟是十月一日國慶開幕,筆者想了半天,除了「媚共」二字與利益輸送,還有什麼可能呢?

即使不說政治,只談環保,這個「節日」是個佔地 27 萬呎的戶外嘉年華會,有逾萬呎的冰雪館、企鵝世界及互動冰雪區等九個主題區,為了產雪、令冰雕不溶,三個多月的展期;還有,世界級冰雕師八月就來港雕他們的冰,整個活動所耗電力要多少?小肥波真的不懂計,但肯定是天文數字。我們不要忘記,煤電仍是香港主要電源,除了排出二氧化碳造成氣候轉變,更會排放懸浮粒子,影響我們的呼吸道健康。到頭來,一刻的歡樂,可能換來無限的健康問題,值得嗎?

香港哈爾濱冰雪節有形無實,跟去深圳世界之窗看山寨名勝無疑,完全不理解何以要浪費資源去粉飾太平、與大陸接軌。地球的氣候問題經已刻不容緩,還要看反智的搞手「順便」破壞地球,對不起,我真的無眼睇。

註:

[1] 不計本年二月曾有人報稱大帽山「懷疑降雪」,天文台在二次大戰後共收過四次降雪報告,分別在 1967 年 2 月 2 日、同年 12 月 13 日、1971 年 1 月 29 日及 1975 年 12 月 14 日。但只是極少數山頂地區出現零星「懷疑降雪」。此外,當時只靠證人描述現象,不能以此作準。(詳看天文台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7-2)

耳筒線自動打結之謎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每天早上,趕住返工,必定不會忘記帶住四寶:電話、銀包、鎖匙,還有耳筒。但耳筒永遠在這時候「扭計」,就似被無限條亂髮糾纏活埋。這是甚麼魔法? 不信邪的科學家一直嘗試找出打結的數理原因。

兩位物理學家 Dorian Raymer 與 Douglas Smith 証明打結耳筒的長度與受到的攪動 (agitation) 量有關。

其實方法很原始,「攪攪震」:將不同長度的耳筒線在容器內攪動,經過 3415 次統計結果,發現 46 cm 以下的耳筒線,基本上無法出現「繞埋一舊」的情況;而長度一達 46-150 cm ,繞住的機率就由零急升至四成多,但當超過這個長度範圍,機率則維持在約 50%。因為盛載耳筒的盒子已再無空間讓線隨處竄動。

耳筒長度一旦在46 -150 cm 以內的話,纏在一起的機率就會由近乎 0% 暴升至約 50% ,而再長的耳筒,「糾纏機率」則不會再有大分別。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現時 Apple 與 Samsung 兩大智能手機品牌的耳筒分別是 139 cm 與 123 cm 長,長度正正是賓驗打結重災區。不過,兩位學者並無計算左右兩邊耳筒的分叉,實際的打結機會,你我都知不會只是五成。

而下圖,則是實驗的概覽圖,話你知耳筒如何開始自捆——真的猶如魔術一樣,一頭攝入線堆中,結果就變成令人煩厭的 “First World Problem" 。不過,肯定的是,再因你袋中凌亂的耳筒線而遭斥示,你大安旨意說這是扭結理論 (Knot Theory) 的問題,並非個人整潔問題。

糾纏活埋示意圖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Credit: Dorian M. Raymer and Douglas E. Smith / PNAS

扭結理論考慮的扭結 (knot) 由一個繩圈形成。數學家已經花了超過一世紀的時間,去尋找有系統的方法,從線堆中找出活結。這亦是扭結理論的一個中心問題。此外,兩個表面上看起來不一樣的結是否相等這個問題,也是他們有興趣想解開的謎。這個問題看似無聊,又不會改變地球公轉,或者太陽軌跡,更不會令香港早點有民主,但 why so serious?

忽然想做些「有建設性」的事。今天就學打水手結吧,雖然我連鞋帶還未打得好: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6-27)

就快絕跡的美味 — 藍鰭吞拿魚

 

via Dennis Tang / Flickr

via Dennis Tang / Flickr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是古老智慧。隨著科技發展,我們可以吃到世界各地的珍饈百味,但不知不覺間,吃得過多,虛耗地球資源。過度捕魚、污染加上氣候轉變,已令海洋生態劇變。港人愛吃的藍鰭吞拿魚,是其中一種被人類過度消耗的海產。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數字,我們所攝取的動物蛋白,有 17% 來自魚產,而島嶼、發展中地區以及亞洲的攝取比例更高達一半。因為魚類含基本營養、維他命以及 Omega-3 脂肪酸,是其中一種重要糧食來源。但人均食用的魚類則從 20 世纪 60 年代的 10 公斤升到 2012 年的 19 公斤以上,加劇了海洋危機。當中藍鰭吞拿魚比五十年代,已暴跌 96% !

藍鰭吞拿魚的三個品種:南方藍鰭、大西洋藍鰭和太平洋藍鰭,前兩者早已列為瀕危級別,在野外絕種邊緣。後者卻一直沒有得到太多的注視——因為直到 1999 年才正式訂為獨立的品種。而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是迴游性動物,一生都會在太平洋不同的海岸渡過,所以在不同年齡不同地區如中日韓、墨西哥、美國西岸等都被捕獲。

 

Credit: Pew Environment Group

Credit: Pew Environment Group

現時,約 80% 的太平洋藍鰭都會成為美味的日本壽司,一尾太平洋藍鰭在日本築地市場動輒可賣幾十萬港元;墨西哥近這十數年也「急起直追」,捕捉藍鰭售到亞洲,以圖謀利。而牠們絕大部份都在 2 歲以下被捉⋯⋯

 

1952 至 2012 年每年各國捕獲藍鰭吞拿魚數量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各國捕獲藍鰭吞拿魚數量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捕獲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歲數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1952 至 2012 年每年捕獲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歲數 Credit: 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

全球 10-12% 人口是以捕魚業維生,完全禁漁不設實際。不過,有証據顯示,只要有嚴厲的禁捕措施,限制漁民捕捉藍鰭吞拿魚的數量,已對生態有很大幫助。大西洋鮪類保育委員會 (ICCAT) 亦在過去幾年,將捕魚配額縮減,並立法嚴徵非法捕魚船。而據 2012 年的數字,東大西洋與地中海的藍鰭吞拿魚數量輕微回升。

另一個有效保育的方法,就是教導漁民捕捉成年的藍鰭吞拿魚,讓年幼魚苗有時間成長,能交配產出下一代。長遠來說,漁獲量將會反彈,漁民生計因此受惠。

當然,人總是犯賤的。我們會為了短暫利益,無視生態的可持續性,繼續「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或許真要藍鰭絕了種,我們才會悔不當初,要留住牠們的肥美。

延伸閱讀:

鑲金的藍鰭吞拿魚

數字、報告來源:

Stock Assessment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2014, ISC

The Story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The Pew Environment Group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6-18)

懷胎激素與自閉症

via photo.funfus.com

via photo.funfus.com

從《家長反疫苗,請對得住下一代》一文,看到不少主場讀者關心小朋友「意外」患上自閉症這議題。首先,筆者要再次強調,科學不是信仰,必須服膺於證據,沒有不能被推翻的科學理論。希望家長和小肥波一樣,不盲信任何理論。

既然疫苖和自閉症沒有直接的關連,不如認識自閉症的真正成因。上星期英國自閉症專家 Simon Baron-Cohen 新鮮出爐公布,胚胎在母體成長時接觸到較高男性荷爾蒙的話,嬰孩長大後較易患上自閉症,這和疫苗沒關係。

研究從丹麥一「生物銀行 (Biobank) 」,收集到 19,500 個羊水 (amniotic fluid) 樣本,經分析與追蹤後,有 128 個男嬰確診患自閉症。而這批自閉兒童的羊水樣本中,睪丸素 (testosterone) 等的四種類固醇荷爾蒙,以及皮質醇 (cortisol) 的水平,平均比正常兒童為高。正常的男性胚胎在子宮生長時,所產生的睪丸素,是女性胚胎的兩倍。發現同時也解釋到為何男童比女孩患自閉症比率高 4 至 5 倍。

研究是首個直接証據,証明自閉症與胎兒類固醇生成活動有關係(不代表是因果)。至於為何某些胚胎製造高水平的類固醇荷爾蒙,是否源自母親壓力、飲食,暫時我們不得而知,也未知是否有其他病理因素影響嬰孩患上自閉症。

可抑制類固醇荷爾蒙嗎?

既然,較高男性荷爾蒙有機會令孩子患自閉症風險增加,那就直接用藥停止分泌吧?非也!要知道,睪丸素對於胚胎的腦部發展非常重要,能影響基因蛋白的表現,抑制其分泌,會對嬰孩造成永久損害。

另外,研究並非旨在要孕婦以羊膜刺穿技術 (amniocentesis) 來預測胚胎會否患上自閉症,畢竟,研究顯示產生高男性荷爾蒙的胚胎,不等於一定會患病;相反,低荷爾蒙胚胎也有「中招」機會。即使能預測,以人為方式去除「能力較低下」或不被廣泛社會接受的個體,也會牽涉道德、人權問題。

筆者未做人父母,無法感受對子女健康有問題的切膚之痛,但面對証據,倒是能理性分析,然後為自己與身邊的人作出抉擇。希望家長能以此為鑑。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