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 高不一定好:情感智商的陰暗面

via flickr / Steve.D.Hammond.

via flickr / Steve.D.Hammond.

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想》觸動了不少人,就連當時的撰稿員回憶剖白,金博士完全平衡理性與情感,憤怒與希望,從語氣中感到他對種族不平等的憤慨與痛苦……

另一邊廂,納粹魔頭希特拉多年鑽研身體語言,手勢、動作,讓自己成為令人著魔的講者……

我們或許都不察覺,兩位有著截然不同評價的歷史人物,都很懂「操縱」人心,背後其實是情感智商 (Emotional Intelligence) 作祟。

情感智商是什麼?

情感智商 (Emotional Intelligence, 簡稱 EQ) 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達爾文的研究,他認為情感宣洩,對動物的生存與對環境的適應起着重要作用。但直至1990年,美國心理學家Peter Salovey 與 John Mayer 才提出實質的概念,指 EQ 是一種自我情緒控制能力的指數,可以認識、了解、控制情緒。當時並未有太多的關注,到了1995年,著名心理學家 Daniel Goleman 出版 《Emotional Intelligence》一書,將這未廣為人知的概念發揚光大。

現時已有很多學校、課程教授 EQ 重要性,藉多了解自己的情感智商,減少欺凌、提升效率,促進同儕間的感情。

然而, 高 EQ 的人是否就是好人?

研究: EQ 雙面刃

情感削理智

劍橋大學的 Jochen Menges 博士,在其論文指,當一個領袖發表演說時,充滿感情,觀眾對演講內容的認知以及事後記得的內容都會較低,可是觀眾會卻更誓神劈願地認為自己記得很清楚。他稱這種現象為敬畏效應 (Awestruck effect) 。研究中,有觀察員向 Menges 反映,當他看完希特拉的演講短片後,真的因為其身體語言而覺得他敞開心扉——這也是為何當時的德國人被他煽動,做出匪夷所思的行為。

笑騎騎放毒蛇

或者說太遠,就講回我們日常與同事或同學的互動。多倫多大學的 Stéphane Côté 就發現,職場上會有人為個人利益,故意貶低甚至令同儕在人前出醜,而這些人往往 EQ 都較高。以色列 Tel-Aviv 大學的研究中,有僱主承認一方面讚揚下屬的工作,一方面卻擔心他負責的計劃會令公司有所損失,著令其他同事不要協助該下屬,正宗「笑騎騎放毒蛇」。

EQ = 保護色

不少專家都致力尋找 EQ 的黑暗面。 Martin Kilduff 教授的團隊就指, EQ 高的人會為個人利益「扮嘢」,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就算有多不開心也會裝開心。他更在論文明言:

……刻意塑造情緒,令其他人有對自己最有利的印象。……這種對情緒的戰略性偽裝與操縱他人情緒以達到目的,並非只出現在莎士比亞的劇本之中。這一切都在你周圍辦公室、走廊發生,以交易權力與影響力。

The Body Shop

並非每個人都以情感害人,但卻是一個非常好的工具,達到目的。以 Body Shop 已故創辦人 Anita Roddick 為例,她曾以情打動員工為慈善機構籌款

每當我們想說服我們的員工,以支持某一計劃,我們總會動之以情。

不過,她亦曾「鼓勵」員工在適當時間表達情感。例如,在會議中途,如達不到目的,就要哭出來。

隱藏代價

動用情感有得必有失,亦未必次次用得著。有研究就發現某些職業,如會計師、科學家以及維修技工,由於工作比較理性,假如投放太多情感了,會令工作表現下降;而售貨員、市場推廣等行需要接觸其他人的職業,則相反。

其實,到現時為止,關於 EQ 的研究都只靠研究對象自我的評價,就連研究員都不清楚如何去準確界定誰有高 EQ 。不過,有一點我們倒是很清楚: EQ 就如天使與魔鬼,有好有壞,最重要是用得其所。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1-2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