鑲金的藍鰭吞拿魚

via flickr / robbiereviews

via flickr / robbiereviews

小肥波同其他香港人一樣都很喜歡吃壽司。板前壽司的老闆 Ricky San (鄭威濤)更將這壽司熱潮帶去另一層次 — 2008年起連續四年[註],於築地漁市場投得代表幸福的日本一藍鰭吞拿魚,像是向日本人施下馬威:我有錢就可以買起你的幸福。當然這個宣傳技倆是有代價的。木村清為了日本人的面子(也為自己的壽司店宣傳)與 Ricky San 等外國競爭者周旋,2013年更以癲價1.55億日元(約1366萬元)投得日本一。

有人預測今年成交會再創新高,但結果木村清只用約736萬日元(54.4萬港元)就能將幸福留給日本人。除了因為今年 Ricky San 被癲價嚇怕,更重要是能競投的本土藍鰭吞拿魚由去年四條,上升至今年三十條。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0.59.41 am

吾等凡人當然不能抗拒拖羅 (Toro) 的肥美,但人類過度捕獵藍鰭吞拿魚,令四個品種裡有三個在野外絕種邊緣,忍口不吃牠們是常識吧!話說回來,究竟何時開始,人類發現了藍鰭吞拿魚腩這種只應天上有的神級味道?

藍鰭貓糧到全球追捧

翻查記錄,在六十年代,根本無太多人吃藍鰭吞拿魚。美國人只會用以製作貓糧,幾美仙就有一磅;日本人也不太愛吃,嫌其魚肉太油膩且血淋淋。不過,自壽司傳入北美,風魔當地人後,美國人愛上藍鰭吞拿魚魚腩的油脂。其後,日本人亦開始在七十年代有樣學樣吃藍鰭魚腩,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從國際北太平洋鮪魚科學委員會的圖表可以看到,1970年之前,只有日本與美國捕獵藍鰭吞拿魚。之後,日本開始大量輸入以製作刺身與壽司,諸如台灣、韓國、墨西哥也加入捕獵戰團;而他們超過一半的漁獲是一歲不到的「魚毛」(成熟期為8至10歲不等),是極度不可持續發展的捕魚方式。過去數年,眼見藍鰭數量急跌,國際間要求保護藍鰭的聲音愈大,但多個漁業大國如美國、日本、紐西蘭等都反對限制捕獵數目,阻撓立禁制令。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0.59.54 am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00.02 am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 亦指,1970至1990年,西大西洋捕獲的藍鰭數目上升超過20倍,平均出口價,飆升100倍,且幾乎全都出口至日本,可見這是有利可圖的生意,各國漁民自然也想分一杯羹。到今時今日,美國東北新英格蘭地區捕獲的藍鰭,最終也會出現在東京壽司店裡⋯⋯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00.19 am

日本一或藍鰭吞拿魚是否真的鑲金,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當中只有很少部份涉及魚本身。正如前文所說,競投本身就是一種宣傳,成功投到魚是種身份象徵,顯示食店的實力。今年的日本一以低價售出可能有兩個意義,一是日本人(或 Ricky San) 不想再引人注意,二是無人再在乎藍鰭有多矜貴,旦求能滿足口腹之欲;美國非牟利機構 Pew Charitable Trust 在日本一成功競投後數天宣布,全球藍鰭吞拿魚數目比1950年代暴跌96.4%。如果我們還只為肚子的幸福,我想我看到我們子孫的未來:窮得只能吃鈔票⋯⋯

延伸閱讀:

Tuna Fisheris, Trade, and Market of Japan, NOAA Technical Memorandum (1999)

Stock Assessment of Pacific Bluefin Tuna in 2012, ISC

註:只有 2008 年是由板前壽司獨自投得,往後三年均與日本另一壽司店聯手競投。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3-1-15)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