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的基因

via flickr / burgerszoo

via flickr / burgerszoo

獸父性侵兒女,時有所聞,去年十二月澳洲就揭發了一件駭人的四代亂倫事件,當中涉及40名家庭成員,爺孫、叔伯、舅姪、兄弟、姊妹……總之你想到的近親性侵都能在事件中找到,他們誕下的嬰孩,很多天生有缺憾,如盲或聾,甚至兩者皆有之;而且他們被「囚禁」在無水無電的荒廢農村之中,第三、四代的甚至連說話也不懂,就似回到古人一樣的生活。

你會問點解會有人可以做得出這種獸行,忍受到這種生活?坦白講,他們是井底蛙,根本未踏出過自己的農村,當然不會知在社會正常道德觀念下,並不容許近親性交,誕下畸胎。與世隔絕,是可怕的,所以我們更應該珍惜眼前自由與知識。不過,對比起50萬年前的人類祖先,這件事可能小巫見大巫。

古人類的亂交

2010年,科學家發現人類有部份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基因,從那時開始,科學界懷疑現代智人 (Homo sapiens) 的祖先與其他近親如尼安德特人雜交 (interbreed) 。之後,考古學家在西伯利亞的丹尼索瓦洞 (Denisova Cave) ,找到疑似尼安德特人指骨化石,但最終檢定並非智人或尼安德特人,而是「第三種人類」 — 丹尼索瓦人 (Denisovan)

而在同一洞穴最新發現的腳趾骨化石,是屬於尼安德特女人,她亦帶丹尼索瓦人的基因,由此推斷這位女士的祖先曾與丹尼索瓦人「有一手」。另一個更值得留意的地方是,這位女士的基因還帶有一些我們未知的基因,有機會是與其他人種 — 直立人 (Homo erectus) 雜交。該考古團團長 Svante Paabo 表示這並非罕見,因為當年現代智人橫越歐亞大陸時都曾與「其他人類」雜交。

這種亂交,以筆者的角度來看,與人類跟其他靈長類造愛無疑,是件十分噁心的事。

這種噁心的感覺(連同澳洲事件),源於我們的道德觀念。《孟子.離婁下》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人類有仁義禮智,即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有知善和行善的能力,有人的尊嚴,自覺異於禽獸;而禽獸只有慾望,只懂滿足和不滿足。社會秩序之所以井然,正正因為我們有道德,比禽獸多一重自省能力,能感能群體施加道德壓力,即使慾念上頭時,仍有理智的保護。假如我們將倫理拋諸腦後,上天也會懲罰我們:若某物種有亂倫的傾向,生出低質後代,就會被淘汰。因此禽獸都有普遍避免亂倫的天性。

無可否認,人類有原始的慾望,但人倘若放縱欲望,著重感官享受,就會退化成禽獸。不過,話說回來,有時近親聯婚出於權力、政治因素,最終也會導致皇國覆亡,著名的例子有歐洲歷史上其中一個顯赫,統治地域最廣的哈普斯堡王朝 (Hapsburg) [註]

哈普斯堡王朝

16世紀中葉,查理五世 (Charles Quint) 將自己的皇朝讓給其弟費迪南一世 (Ferdinand I) 掌管奧地利分支,而兒子腓力二世 (Felipe II) 則接掌西班牙分支。當時,皇朝為鞏固勢力,不斷與叔姪、表親聯姻,令後代基因出現問題,男嗣斷絕。西班牙分支最後國王卡洛斯二世 (Charles II, 西班牙語: Carlos II) 更身患多種遺傳病:智障與跛足等等。他亦被診斷出陽痿,無法誕下男嗣。在1700年去世後,由法國的安茹公爵腓力即位成為國王腓力五世 (Felipe V de Borbón) 。而奧地利分支亦在1740年覆亡。

Screen Shot 2014-07-31 at 11.18.12 am

其實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人類本身。請反復思量,我們人類天生是享受慾望(無論是權力或是性慾),抑或是受制於欲望而埋沒了本性。

註:可參考 2009 年 The Role of Inbreeding in the Extinction of a European Royal Dynasty 報告,當中指近親聯姻是令多代國王出現複雜病史與皇朝覆亡的主因。

(原刊於主場新聞 2014-1-2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